我們去陽臺做讓他們都看看;觸摸你身體的每一寸肌膚

  原來,6思羽還常常來海島別墅。
 
    紀長慕可真不見外。
 
    他當初對6思羽的待遇也是極好。
 
    想起那段難熬的時光,喬沐元心口很悶,呼吸急促,看著寬闊的海面,心臟有點難受,像是被揪緊。
 
    站了好一會,她取了一瓶紅酒,坐在陽臺的沙上喝著。
 
    高腳杯里裝著紅色的液體,她眼睛也紅紅的,一個人沉默地坐著。。
 
    那段時光的痛苦,不僅有紀長慕疊加給她的,還有哥哥的離世。
 
    那時候,她多希望有一個人能陪伴她,抱著她入眠。
 
    可是,沒有。
 
    午后的夕陽漸漸沉入西邊。
 
===https://www.AiyyzX.com/第8737章 我好喜歡你(12)===
 
傍晚,阿勇開車接紀長慕回家。
 
    阿勇很老實,平時話不多,但今天話多起來。
 
    車上只有他們兩個人,阿勇用樸素的語言表達著他的情緒:“紀先生,我真得沒想到你今天會回來,  之前jy的人還想讓我辭職,我不想走,我說要等紀先生回來。后來我就一直沒走,薪水也夠用,紀先生對我也很好。”
 
    “為什么不重新找一份工作?以你的能力,會有很多公司搶著要。”
 
    “我不想走,紀先生對我有恩,  我相信你會回來。”
 
    “我對你有什么恩。”紀長慕笑了,“以前差點為了我被人打死。”
 
    “那是我應該做的事,保護紀先生是我的工作,反而只有那種時候我才覺得我是一個有用的人。”
 
    “不用這么想,你一直都是一個很好的人,不管跟著誰。”
 
    “謝謝紀先生夸獎。”
 
    紀長慕一夸他,他就不好意思。
 
    紀長慕忍不住又問:“幾年過去,你不會還是單身一個人吧?”
 
    “紀先生,你、你知道的,我這人又、又不會討女孩子歡心。”一說到這個,阿勇耳根子紅了,結結巴巴,“沒有人看得上我的,我長得又不帥,又不會說話,不會有人喜歡的。”
 
    “別妄自菲薄,  你有你的優點,將來會有一個人很喜歡你。”
 
    “真的會嗎?”
 
    “你得去相信。”
 
    “那我信紀先生。”阿勇對他的紀先生可是深信不疑的。
 
    他覺得紀長慕博學多識、成熟穩重,他挺相信紀先生。
 

 文學

    車子披著夕陽的光,沿著長橋開向海島別墅。
 
    紀長慕看向窗外,  這熟悉的一切。
 
    “很長時間沒有走這條路。”紀長慕感慨,“這里還是老樣子。”
 
    “海島上新建了好幾棟大樓,我沒去看過,聽說是商場和寫字樓。”阿勇道。
 
    “你平時可以多出去走走,桃花這種東西不會掉落在你家里,你得先走出去才能碰到。”
 
    “紀先生,你懂的好多。”
 
    阿勇是用崇拜的語氣在跟紀長慕說話,但紀長慕聽來……怎么怪怪的。
 
    車子在別墅大院中停下。
 
    紀長慕一眼看到陽臺上的喬沐元,微風吹起她的裙擺,她低著頭在喝酒,白皙纖長的手指頭捏著酒杯,仰起頭,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
 
    余暉灑落在她的頭和衣服上,那細碎的金色泛著跳躍的光華,活潑靈動。
 
    喬沐元同遠處的海洋融成一幅美麗的風景畫。
 
    紀長慕上了樓,皮鞋踩在樓梯上,腳步穩重。
 
    喬沐元聽到了腳步聲,也知道是他,但沒說話。
 
    紀長慕走到她身邊,按住她的手:“怎么一個人在這里喝酒?”
 
    “想喝就喝一點。”她還想往空杯子里倒酒。
 
    紀長慕壓住她的手背不讓她倒,收回她的酒瓶:“眼睛紅了,誰欺負大小姐了?還是說,來這里第一天想家了?”
 
    “把酒還給我。”喬沐元跟他鬧脾氣,撅起嘴巴,伸出手。
 
    紀長慕沒給,坐在沙上摟住她,將她壓入自己的懷里。
 
    她很瘦,他一把抱住她。。
 
===https://www.AiyyzX.com/第8738章 雙向奔赴(1)===
 
他抱著她,她絲毫動不了,只用手指頭撓了撓他的脖子。
 
    紀長慕一把扣住她亂動的小手:“別撓,會破相。”
 
    聞到她身上的酒氣,紀長慕垂下眼睫,低頭凝視她略微蒼白的臉龐:“告訴我,  怎么了?一個人喝悶酒?”
 
    “沒怎么,就是想喝酒。”喬沐元聞到他襯衫上熟悉的烏木氣息,眼睛愈酸澀,喉嚨更咽,用力推了推他,“你把酒給我。”
 
    “天黑了,吃完飯再說。”
 
    夕陽已經沉入地平線下,此時此刻,陽臺上一片漆黑。
 
    燈亮著,花盆里的綠植紋絲不動。
 
    喬沐元不肯動,也不說話,只將小腦袋埋在他的襯衫上。
 
    紀長慕寬厚的掌心輕輕觸碰她的小腦袋,揉了揉,嗓音低啞,帶著溫潤和耐心:“下午做噩夢了?”
 
    喬沐元年紀小,喜怒哀樂都寫在臉上,他猜到她不開心。
 
    但他只是離開了一下午,個中原因……紀長慕不大能猜得出。
 
    他摟著她,輕輕拍拍她的后背:“心里有什么話就跟我說,別忍著,生悶氣對身體不好。”
 
    有微風吹過,空氣里滿是海水的味道。
 
    他帶著十足的耐心。
 
    可,喬沐元什么都不想說。
 
    千言萬語,  一時間開不了口。
 
    只有兩年多之前的那一幕幕還在她腦海里回蕩,  與6思羽相關的那些事。
 
    她還以為自己坦坦蕩蕩,  原來,  只是沒有觸碰到過去的傷口而已。
 
    一觸碰,渾身都跟著痛起來。
 
    “阿元。”他喚她,“說話。”
 
    偏偏,喬沐元說不出話。
 
    紀長慕脫下身上的衣服給她披上,抱起她,離開陽臺。
 
    他抱著她去了餐廳。
 
    別墅餐廳是寬大的落地窗,窗明幾亮,一眼可以看到外面的海洋。
 
    深夜下的海水如一只困獸,蟄伏在夜幕下,暗濤洶涌。
 
    “先吃晚飯,吃完我陪你喝酒。”紀長慕替她拉開椅子,又貼心地鋪好餐布。
 
    喬沐元不肯吃,抬起一雙紅通通的眼睛看他,眼神里有幾分涼意:“紀長慕,你把酒給我。”
 
    “為什么要喝酒?”
 
    “我樂意。”
 
    紀長慕不給,他肯定不會主動給她拿酒。
 
    他讓傭人送菜。
 
    喬沐元不肯吃,扔掉披在她身上的外套,踢開椅子,上樓。
 
    紀長慕凝視她遠去的背影,眉頭緊蹙,心里隱隱約約有數。
 
    她在跟他生氣。
 
    紀長慕也失去了胃口,他將管家叫到身邊,問他下午生了什么事。
 
    管家也不敢瞞,將下午的事都說了一遍:“紀先生,太太睡醒后就開除了兩個傭人,我沒敢耽誤,當場就讓她們走了。后來我一直都在規訓家里的傭人,教他們規矩,沒有別的事了。”
 
    “那兩個傭人做了什么事?”
 
    “不清楚,太太沒說。”
 
    “你下去。”
 
    “是,紀先生。。”
 
    紀長慕揉了揉太陽穴,臉色凝重。
 
    她不是那種會無緣無故脾氣的大小姐,最近也沒什么能讓她生氣的事,那必然是這兩個傭人做了錯事,說了不該說的話。
 
    紀長慕沒再敢主動去招惹喬沐元。
 
===https://www.AiyyzX.com/第8739章 雙向奔赴(2)===
 
他出了一趟別墅,讓阿勇開車送他去海島上新開業的商場。
 
    阿勇也是第一次過來,他寸步不離跟著紀長慕:“紀先生,這家商場真大,您要去幾樓?”
 
    “幫我看看,玩具城在幾樓?”
 
    “玩具城?”阿勇疑惑了半天,  在服務臺轉了一圈,這才對紀長慕道,“五樓。”
 
    紀長慕坐電梯上去。
 
    五樓很大,整整一層都是玩具城,有賣兒童玩具的,也有游戲廳,  還有一些娛樂設施。
 
    看上去既適合兒童,  也適合成年人。
 
    有一家專門賣玩偶的店,紀長慕徑直走進去,  在滿眼玩偶的世界里走來走去。
 
    阿勇還是頭一次見到這么多玩偶,感慨:“現在的娃娃做工真好,我小時候只有媽媽給我做的布娃娃,雖然質量不太好,在我眼里卻是世界上最寶貝的東西。”
 
    紀長慕唇角揚了揚。
 
    阿勇話不多,但總是能說出自己的真情實意。
 
    阿勇這個人就是實在。
 
    高大英俊的紀長慕站在娃娃的世界里,看上去格格不入。
 
    裁剪得體的黑色長風衣穿在他的身上,他微微仰頭,目光沒有放過任何一個玩偶。
 
    他終于挑到一只很大的毛絨熊,滿意地將熊取走。
 
    阿勇主動道:“紀先生,我幫您拿。”
 
    “不用,你去付錢。”
 
    “好。”
 
    這只熊,和喬沐元以前擁有的那只幾乎一樣。
 
    一樣高,  一樣胖,一樣柔軟。
 
    一想起晚上喬沐元那雙紅通通的眼睛,他的心跟著揪起來,隱隱作痛。
 
    阿勇又開車送紀長慕回去。
 
    他沒有問,  但他猜……這玩偶肯定是給喬小姐買的,紀先生和喬小姐感情真好。
 
    海風吹過海島,夜色迷蒙,燈火明亮。
 
    車子停在大院里,紀長慕抱著這只熊去敲喬沐元的門。
 
    她在臥室里,蜷縮在沙上,將自己蒙在毯子里。
 
    聽到敲門聲,她也沒動靜。
 
    “阿元,開門,給你送禮物。”他一直在敲門。
 
    “我不要。”她嗓音沙啞,捂住耳朵,眼睛還是很紅,“你愛送誰送誰。”
 
    “只想送給你。”
 
    “我不要!”
 
    “你看一眼,不喜歡的話就不要。”
 
    喬沐元不說話了。
 
    紀長慕不能貿然開門進去,他抱著玩偶一直站在她的門外。
 
    她曾經很多次跟他說,她以前難過的時候就喜歡抱著她的毛絨熊,抱著它,就像是有了安全感。
 
    后來他給了她安全感,她漸漸就忘記了她曾經擁有過的那只大熊。
 
    現在,他重新送她一只新的。
 
    紀長慕站在門口,聲音低?。?ldquo;阿元,我不進去,你想見我的時候就開門,我在外面守著。”
 
    他沒有離開臥室,等在門口。
 
    隔著一扇門,誰也沒有開口。
 
    紀長慕倚靠在墻邊,雙手還抱著快跟喬沐元差不多高的熊,靜默不語。。
 
    走廊上燈光晦暗,他閉著眼睛默默等待,耳邊很安靜。
 
    光線落在他高挺的鼻梁上,立體的五官下是隱匿的情緒,他薄唇緊抿,守在外面。
 
    沙上,喬沐元酒勁上來,頭很痛。
 
    一堆記憶蜂擁而來。
 
===https://www.AiyyzX.com/第8740章 雙向奔赴(3)===
 
三年前,也是在瓊州,她和他吵得天翻地覆。
 
    后來喬家又生了很多事。
 
    那大半年,是她情緒最崩潰的時候,就像一道裂開的傷口,即使經過時間的治愈,  傷疤還在。
 
    她也沒想太多,只是頭痛,還想睡一覺。
 
    她捂著耳朵,慢慢兒,竟在沙上睡過去。
 
    她蜷縮在毛毯里,一動不動。
 
    夜空如墨染,  夜色下的海水也深邃無垠。
 
    半夜。
 
    喬沐元小腿抖了一下,她被凍醒。
 
    好冷。
 
    瓊州晝夜溫差大,夜晚的沙很冷,她還忘記關窗戶了。
 
    頭披散在肩上,她迷迷糊糊坐起來,穿著拖鞋走到窗邊,關上窗戶。
 
    臥室里沒有酒,她趿拉著拖鞋疲倦地打開臥室門。
 
    門一開,走廊的光照在她的臉上。
 
    同時,她看到了站在門口的紀長慕。
 
    她愣住,許久沒有回過神。
 
    半夜的紀長慕亦是滿臉倦色,幽邃的眸子里是安穩的平靜,他看向她,沒說話。
 
    他的懷里抱著一只熊,很像很像她曾經擁有過的那只。
 
    那一只她也沒丟,只是被她留在紐約。
 
    紀長慕的眼睛里也滿是血絲,他看上去一直站在這里。
 
    兩人之間只有兩步距離,  紀長慕走過來,  抬起手撩開她耳邊凌亂的碎,  替她整理頭,手指穿過她的絲,  無比輕柔。
 
    “阿元,這是我晚上出去給你買的禮物。”他終于把熊交到她手上,“實在不知道該怎么讓你高興一點,希望它可以。你不肯跟我說心事,想必我做得還不夠好,沒有能讓你完全對我敞開心扉。其實我一直以為你完全接受我了,現在看看,可能還沒有……沒關系,我會慢慢等你接受我,但你如果放不開心里的芥蒂,我也不會強求。”
 
    喬沐元抱著熊,沒有動。
 
    她站在他的跟前,盯著他看。
 
    紀長慕還在替她整理衣服:“凌晨兩點了,回去睡覺。”
 
    他說完,她的腳步也沒動。
 
    紀長慕也沒再說話,一雙帶著血絲的眼睛看著她,一直看著。
 
    四目相對,幽靜的走廊里,他們的身影落在地上,被燈光拉長。
 
    “紀長慕……”她終于開口叫他的名字,帶著哭腔和沙啞,“我對你沒有芥蒂。”
 
    他突然摟住她,將她和熊一起抱到臥室,關上門。
 
    他將她壓到床上,用力親吻她。
 
    密密匝匝的吻像雨水一樣落在喬沐元的唇上,她抵抗不住,任由他吻著。
 
    他喘著氣,眼睛仍舊通紅,用了力。
 
    喬沐元雙手摟住他的腰,不再松手,緊緊摟住。
 
    席卷而來的吻又落在喬沐元的脖子上,他解開她的裙子紐扣,拉開拉鏈。
 
    喬沐元沒有拒絕。
 
    臥室里只開了一盞不算明亮的燈,燈光搖曳里,喬沐元烏黑的長頭鋪散在枕頭上。。
 
    “阿元……阿元……”他叫她的名字,一遍遍。
 
    此時此刻,這是他表達愛意最直接的方式。
 
    他愛她,見不得她受半點委屈,她不高興,他的心也會揪痛。
 
    昏昧的光線里,喬沐元微微蹙起眉頭。
 
===https://www.AiyyzX.com/第8741章 雙向奔赴(4)===
 
嚶嚀一聲,她更用力箍住他的腰。
 
    窗外所有的聲音都被隔離的室外,室內只有他們彼此交纏的呼吸。
 
    一次之后,喬沐元將頭埋在他的胸膛里,雙手抱住他。
 
    紀長慕也抱著她,緊緊的。
 
    她躲在被子下,  聲音沙?。?ldquo;紀長慕……我心里沒有芥蒂,我毫無保留地接受你,我也知道你毫無保留地愛著我,我今天只是心里不舒服。”
 
    “我知道。”紀長慕哪里不明白,她也終于愿意開口跟他說話,“是不是想起了一些不高興的事?”
 
    她跟他坦白:“下午,她們說6思羽來過這里。”
 
    果然,沒有無緣無故。
 
    紀長慕猜到是兩個傭人犯了事,  沒想到是關于6思羽的。
 
    他已經記不清這個女人。
 
    因為金融犯罪,6思羽早已被遣送回美國接受法律制裁。
 
    “她來過。”紀長慕坦白,眼神冷冽深沉,“但跟男女之情無關,后來的事,你也是知道的。如果還是放不下這些事,你怎么懲罰我都行,當初的紀長慕著實可恨。”
 
    “我不在乎6思羽,我在乎的一直是你。”
 
    紀長慕何嘗不明白。
 
    他抱緊她。
 
    “下午喝了點酒后,我又想起哥哥了……6思羽的事情能過去,可哥哥的事永遠是我最大的痛,我不知道多少年才能過去,也可能一輩子都過不去了……”
 
    “這是人之常情。”紀長慕緩聲對她道,“答應我,不管多久走出來,  你都要把我當做倚靠,而不是推開我。”
 
    “嗯。”她從喉嚨里應了一聲。
 
    不說話的時候,  室內很安靜。
 
    兩人靠在一起。
 
    她被他抱著,  心里多少也有點愧疚:“紀哥哥,  我晚上不該跟你鬧脾氣,可我沒控制住。”
 
    “沒關系,如果不是我,你也不會介意6思羽的存在。”
 
    “對不起。”她跟他道歉,用小腦袋蹭了蹭他的胸膛。
 
    紀長慕禁不住她的撒嬌:“別動。”
 
    可喬沐元沒聽他的話。
 
    她突然從被窩里鉆出來,順著他的喉嚨吻上去,封住他的唇,溫柔似水:“再做一次。”
 
    他看向她,手指頭滑過她的后背:“心里好點了?”
 
    “6思羽的事都過去了,以后我不會因為這種事難過,我也會控制好情緒。”
 
    “你什么樣我都喜歡。”紀長慕握住她的手,吻了吻。
 
    “那我晚上那樣,你也喜歡嗎?”
 
    “還好?”
 
    “你在說假話。”她被他哄笑了,終于不再難過。
 
    紀長慕也揚了揚唇角。
 
    他沒有說假話。
 
    他喜歡鮮活的喬沐元,喜怒哀樂都寫在臉上。
 
    他永遠都愛她。
 
    吻著她的手背,他的眼里泛起紅色,他沒再控制自己。。
 
    喬沐元放下心里的不愉快和小脾氣。
 
    三年了,她不再是以前的那個她,他也為了她改變很多。
 
    他們是在雙向奔赴,共同奔著屬于他們的未來。
 
    那個未來很美好,又怎么能沉陷在過去呢?
 
    中途,紀長慕關了燈,室內陷入一片黑暗。
 
    室外的潮汐卷起月光,海水涌上沙灘,潮起潮落。
 
===https://www.AiyyzX.com/第8741章 雙向奔赴(5)===
 
第二天一早,紀長慕哪里也沒去。
 
    他陪在喬沐元身邊,等她醒來,這也是他們在瓊州生活的第一個早晨。
 
    她曾經跟他說,想和他一起生活,希望每一個早晨醒過來時都可以看到他,  像所有普通夫妻一樣,朝暮相處,白頭偕老。
 
    他讓畢杭幫他推掉了早上的會議,還有同客戶的見面。
 
    懷里的喬沐元枕著他的手臂,雙頰微紅,眼皮子有點腫,  昨天哭的。
 
    他旋開窗簾按鈕,  深灰色的窗簾慢慢往兩旁拉開,充足的光線鋪滿地板。
 
    過了好久,喬沐元從他懷里醒過來。
 
    “醒了?頭還痛嗎?”他問。
 
    她搖搖頭:“你怎么沒去集團?”
 
    “沒關系,不急這一時。”
 
    睡了一夜,喬沐元心里好多了,昨晚上紀長慕抱著她哄了她半夜。
 
    想起昨天的事,她愧疚地對他道:“昨天讓你擔心了,你……別多想,我只是昨天情緒不太好。”
 
    “放心,我不會多想。”他看向她,勾了勾唇角,“要起床嗎?”
 
    她點頭:“餓了。”
 
    紀長慕穿著睡袍下床,幫她從衣柜里挑了一套衣服。
 
    喬沐元身上只穿了一條單薄的睡裙,大概是昨晚上他替他換的。
 
    “不要這套,要那套,對,  左邊,  再往左……就這條深綠色絲絨裙,有腰帶和胸針。”恢復精氣神的喬沐元又開始使喚紀長慕。
 
    紀長慕幫她拿了:“換上。”
 
    “你別看。”
 
    “嗯?”他偏要盯著她看,  “跟我還這么見外?”
 
    “不是……”喬沐元臉頰緋紅,  “不一樣。”
 
    白天和晚上能一樣么,就算都是白天,也不一樣,反正就是不一樣。
 
    她躲在被子里,拉高被子,就是不讓他看。
 
    紀長慕輕笑一聲:“那我不看。”
 
    他轉身進了洗手間。
 
    誰昨晚上一直纏著他。
 
    喬沐元起床后才現,時間已經不早了。
 
    他是特地為了等她醒過來的吧?
 

相關文章

97久久超碰国产精品最新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