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穿成這樣不就是給我看的嗎?兩根一進一出啊灌滿了啊

老男人以為找來了幾個幫手,就能夠穩勝,卻不知道,我可是在學校跟著幾個社會小青年一起混過的。

  而眼前圍攏著我的幾個人,一看就不是那種經常打架的,我現在想要逃走,他們誰都不能留下我。

  站得松松垮垮的,手中拿著的木棍也是殘差不齊,用這個東西來打人,估計還沒幾下,棍子就要折斷了。

  在把老男人踹飛后,我看了一下周圍其他幾個人。

  他們還在怔怔的發呆,我嘴角勾起了一抹森然的笑意,說道,“既然都來了,那么就一起上吧。”

  躺在地上的老男人這時候腸子都悔青了,他只覺著找來幾個幫手就能夠報昨天的一巴掌仇恨,殊不知,他惹的不是弱雞,而是猛虎。

  放入山林的猛虎,擇人而噬。

  我此時,已經紅了眼,想起在高粱地,紅姐被這個老男人羞辱的一幕,就一陣煩怒。

  其他人不敢圍過來,那我就去找老男人的麻煩。

  “別,別,你別過來啊,我再也敢了。”
 

 文學

  “你知道昨天我給你說什么了嗎,只要我再逮著你,會讓你一輩子都后悔。”我一臉煞氣的走到老男人的面前,把他的臉蛋湊到我的身旁。

  老男人的臉色都被嚇得慘白了,褲子上更是有不明的液體出現,帶著一股騷-味。

  我自然知道那是什么,但這還不夠,我要讓他長點教訓。

  就在我拿著一個碎裂的木頭刺往老男人的左眼珠子緩慢送過去的時候,其他幾個男人都呼啦一聲的往四處逃竄。

  并在逃竄的過程中,大聲喊著,救命,惡魔之類的詞語。

  “劉老師,不要啊,千萬不要啊。”我這時候感覺到有個人抱著我的胳膊,仔細一看,才發現紅姐不知道什么時候走到了我身旁。

  她慘白著臉,看著我不斷的搖頭,嘴中喊道:“劉老師,你快點醒醒啊,千萬不要??!”

  我愕然一怔,手中拿著的木刺也掉在了地上。剛才的一幕在我腦海里回蕩了一番,我按捺住煩躁的心思,對老男人說道。

  “這次還是算了,不毀你的眼珠子了,你自己把這個木刺插到你手里吧,我就饒了你。”

  老男人僵硬的身體,緩和了許久才恢復正常,他忙不迭的給我磕頭,并說,“以后再也不敢來這里,現在就離開這個村莊,再也不回來了。”

  我點點頭,順帶著給他提個醒,“把這根木刺插到手里,我不想說第二遍。”

  老男人剛恢復一些血色的臉又變的有些慘白,在我的注視下,他顫抖著拿住那根木刺,輕輕的插到手掌心,抬起頭看著我。

  我輕輕搖搖頭,以為帶了幾個人來圍毆我,一點事情就沒有嗎?

  至于錢,我不稀罕,這個村莊本就是個貧困偏遠的地方,那些錢還不夠我在大學時候,和幾個朋友在酒吧喝頓酒的。

  我估計讓他拿錢出來,他也拿不來那么多,既然如此,我就讓他怕,打心底的怕我,這樣他們以后就不會再來找紅姐的麻煩了。

  老男人咬了咬牙,一狠心,直接把木刺給扎入到很深的肉中,一個大缺口流出來很多鮮紅的血液。

  我看著老男人,又看了看天空飄蕩的幾朵云彩,心中卻在想,世界又有多少個村落有種人存在啊。

  我顧不上別人,但總能顧上身邊的人吧。

  老男人抬起手給我看,看到我仰面看天的摸樣,以為沒什么事情了,就要離開這里。

  我二話不說,用腳直接踢了他一下,隨后,把他的手掌心翻開,用撿來的磚頭,狠狠的朝里面砸了一下。

  “??!”響徹天空的聲音,在這個柳莊寨不斷回響。

  當我來到學校時,校長、小胖、李梅老師,他們幾個都在辦公室等著我。

  我開玩笑的說道,“怎么了,校長,我被開除了?”

  校長搖了搖頭,隨后他帶頭鼓起掌來。我丈二和尚摸不到頭腦,疑惑的看著小胖。

  小胖興高采烈的走過來,摟著我的肩膀說道,“哥,以后你就是我劉哥,咱們村里的大惡霸被打的事情,整個村子都知道了,之前這個惡霸可沒少禍害少女啊,如今你把他給趕跑了,也算是替大家出了一口氣。”

  王校長也是高興的伸出手來,說道,“謝謝你啊,劉明老師,以后這里就是你的家,我們大家都歡迎你。”

  對于老男人是誰我都不清楚,但看到大家目前的反應,那之前一定是個村里的惡霸了,如今惡霸被我趕走,也算是歸還了整個鄉鎮一片清明。

  因為昨天我替小胖的班了,所以就簡單的簽個道,就能夠回家休息。

  當再次來到紅姐家的時候,發現有幾個人躲在暗處不斷的盯著,我眉頭一皺,難道是老男人賊心不死?或者,是我沒有趕盡殺絕?

 

  我眉頭微皺,心里對于紅姐接下來的處境很是擔憂,不過現在只是見到這幾個小嘍嘍,那正主還沒出現呢,也好,等到那惡霸出現這次一定要讓他好好的長點兒記性。

  我在心里暗自發誓道,這有些人就是些賤骨頭,你不給他徹底打的服服帖帖的他就像廁所里的蛆蟲一樣讓人惡心。

  過了一會兒發現那些暗處的幾人還沒走,頓時心里面兒不由得一陣火氣,直挺挺地朝著幾人大步而來。

  那幾人之前也是見識了我的身手,眼下看著我直奔他們而來,一個個在原地全都是開始裝瘋賣傻,看天看地,四處亂望,裝的一副啥都不知道的樣子。

  “喂,看看這是啥!”

  我拍了拍一個人的肩膀說道。

  在那人扭頭之后,一個沙包大的拳頭也是瞬間來到了他的面前,“砰”的一下,開玩笑,久經沙場的我面對這樣的弱雞,而且還是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自然是一拳撂倒。

  不過兩分鐘,本來一個個奧斯卡影帝此時全都躺在地上哀嚎。

  “說說,那個狗比咋沒來,就讓你們這群小蝦米在這兒候著。”

  我一腳踩著一個人,低下頭問道。

  “狗狗哥,他去縣城找幫手去了,讓我們幾個在這候著,監視著你倆。”

  在我拳頭的逼問之下,有人哆哆嗦嗦地說道。

  “告訴你,狗哥可是有大牌面兒的人,他表哥在縣城里可是一個響當當的大混子,小心你”

  有人抬頭想要威脅,可我根本就不帶給他說話的機會,一拳頭下去頓時趴在地上無比的老實。

  我之前在大學常年混跡在社會上,對于威脅早就聽的不下一百遍了,心里面兒根本一點害怕都沒有。

  “吱呀”簡陋的大門被推開,屋里的紅姐推開門一看見是我頓時高興的像個孩子似的撲了上來。

  看來紅姐之前獨自一個人支撐這一家真的是夠幸苦的了,不論一個多么要強的女人都需要一個寬厚的臂膀來依偎。而我的到來恰到好處的就成了這個肩膀,所以這才不過兩天紅姐就對我無比的依賴。

  “紅姐,這兩天的你就老老實實的在家里先待著,千萬不要出去。”我輕輕的揉了下紅姐的頭發,低頭溫柔的說道。

  “為什么???”紅姐抬臉,一副很是不解的樣子。

  “看來那個惡霸還是不死心,現在他好幾個眼線都在外面兒盯著呢。屢教不改,非得給他點兒厲害嘗嘗才能長記性。”

  略微停頓一下,我如實相告,眼中透漏出幾分兇狠之色。

  本來我并不打算將這個實情告訴紅姐的,可是轉念一想,也是為了紅姐能夠老實的呆在家里,所以就明說了。

  “啊”紅姐一聽到我提及那個惡霸頓時身子顯得一哆嗦,臉上流露出幾分驚恐之色,顯然對于那惡霸的兇名很是懼怕。

  “不怕,有我在呢,竟然敢動我的女人,我一定會讓他后悔一輩子的!”看見紅姐這副表情,我心里很是難受,這么一個性感迷人的女人以前竟然受到了這么個狗東西的欺負。

  “你還是收斂點兒吧,畢竟還是太年輕,我聽說他在縣城里有一個表哥,是個大混子,拿起刀來砍人就跟切菜似的,你碰上了,肯定會吃大虧的。要不然我還是委屈一下,將就一下吧,也就是閉上眼兩分鐘的事情。”

  紅姐突然像是想起來什么似的,語氣帶著濃濃的失落。

  “閉嘴!從今以后再也不能說這種話了,我的女人誰也欺負不了。你只要在家老老實實的待著就行了,他的事情我會處理好的。”

  看紅姐這副樣子又是想要再次出賣肉體短暫的獲得安全感我就沒來由的一股火氣,自己的女人誰也不能碰。

  紅姐愣了一下,臉上露出幾分幸福的笑容來,緊跟著一把摟著我的腰部,將自己的櫻桃小嘴迎了上來。

  本就有幾分火氣的我怎么能受的了這種挑逗,當下一個橫抱將紅姐攔腰抱起,大步走向里屋,粗魯的將紅姐扔到床上,然后欺身壓下去。

  濕噠噠的香舌交纏在一起,我的手也是直接通過他的裙擺撩了上去,劃過平坦的小腹,直接攀上那雙傲人的渾圓,開始肆意的揉捏出各種形狀。

  隨著動作的進行,紅姐的雙眼也開始漸漸呈現出迷離的神色,兩個修長筆直的雙腿直接纏繞在我的腰部之上,腰部用勁緊緊地貼著我的腹部,好以此來更加感受到我下面的硬度。

  “你這下面兒以后只允許我能進去。”

  略過嘴唇,我的大嘴沿著他的唇齒,脖勁,鎖骨一直來到雙峰之間,雙手也是早就轉換了陣地探進去那個神秘而又誘人的小洞里面兒了。

  性感撩人的小裙子早就被我自下朝上的擼了上去,看著眼前細膩白嫩的皮膚,傲人挺翹的大白兔,還有手上傳來的濕噠噠的滑嫩感我再也受不了了,挺直身子,腰部用力,然后只聽刺溜一聲,我們兩個全都是發出心滿意足的哼聲,兩人緊緊地擁抱在一起。

  粗重的喘息聲,吱吱的床晃動的聲音,過了足足有半個小時,紅姐早就已經虛弱的不成樣子了,我才是在一聲低沉的吼聲之后然后將全部精華輸入進去。

  “啊,明明,你真的是讓姐姐爽翻天了,姐姐我真的從來就沒有這么舒爽過。”伴隨著粗重的喘息,紅姐斷斷續續,無比滿足的說道。

  這時候我起身拿起床頭的衛生紙仔細的替紅姐擦拭了下腿根,然后休息了沒有片刻看到那渾圓上一點紅潤,然后雙手觸碰到那挺翹的臀部,我兄弟頓時有了反應,朝著紅姐昂首挺胸。

  “哇!怎么這個小家伙還沒消停啊。”紅姐捂著嘴巴,看著張牙舞爪的小弟弟無比驚訝,甚至是有些不敢信的用自己的玉手小心的戳了兩下。

  “紅姐,我還要。”

  不等紅姐有所反應,我再次壓了上來,紅姐連連求饒,直到整個人躺在床上虛弱的不想動彈了我才是結束了我的動作。

  眼角瞥見紅姐的桃源,本來粉嫩的東西現在已經變得紅腫,見狀我也是不忍心的將大手覆蓋上去,輕輕撫摸,舌頭輕輕的撩撥著暈紅的葡萄。下一刻我尷尬的發現,小弟弟竟然再次堅硬起來,并且死死的頂著紅姐的翹臀。

  “你”

  紅姐剛想說話,門外卻傳來一聲急促的敲門聲。

  “臥槽,不會吧,這孫子來那么快。”我在心中暗叫一聲,這才前腳剛剛修理完這群狗腿子,那狗比就喊幫手過來了嗎?

  不過我心里卻一點兒也不慌張,只是驚嘆于他們來的速度罷了。

  “好,既然你們這么急著送死我就成全你們。”從紅姐身上爬起來,心里面兒暗自思量著待會兒怎樣好好的收拾收拾他們一頓。

  “明明,你你當心點兒。”紅姐從背后一把抱著我,豪放的胸口死死的擠壓著我的后背,柔軟的讓我本來高昂的斗志都開始一點點兒沉淪了。

  無奈門外敲門聲漸急,我這才是一咬牙,從那雙峰中掙脫出來,隨手抓了一把,安慰道。

  “趕快穿好衣服,在家里等著我。”

  走到門口,順手從一旁的墻角上拿起一個手腕大小的棍棒,兇神惡煞,做好了把那狗逼打出屎來的準備,不過在開門的瞬間我確實愣住了。

  一個呆萌呆萌的小臉兒映入眼簾,明亮純凈的雙眼呈現出幾分迷茫。

  “老師,你這是準備干什么???”

  原來是小妮子中午剛剛放學,因為長時間敲門所以力氣大了些的緣故。本來沉默寡言的小妮子,在經過上次的事情之后現在也偶爾對我說幾句話了。

  “咳,那個沒干什么,老師這是在是在強身健體,對的,強身健體。”

  說著,未免尷尬,我一個人就在原地開始尬舞。

  本來心驚膽戰,穿好衣服走出來的紅姐見狀更是忍不住的,“噗嗤”笑了起來。

  不得不說紅姐笑起來還真是有魅力,本來就生的眉清目秀,五官精致,再加上這一笑差點兒沒把我給迷得神魂顛倒,不能自已。

  站在小妮子身后,對著紅姐比劃了一個揉胸的動作,頓時又惹得紅姐俏臉一陣紅暈。

  “媽媽,我餓了。”

  小妮子邁著兩條細腿,走到紅姐面前,扯了扯紅姐的衣服說道。

  “稍等一下,媽媽這就給你做飯。”

  紅姐一拍腦門,剛才一直跟我摩擦了,現在才是突然想起來還沒有給小妮子做飯呢,美目瞪了我一眼,然后小跑去廚房。

  “妮妮,你先會房間看會兒書,我去廚房幫下媽媽好嗎?”我蹲下身子來,捏著小妮子的臉蛋笑道。

  “好的。”小妮子也是無比乖巧,聽話,自己一個人蹦蹦跳跳的回自己房間去了。

  “紅姐,做什么飯呢,我來搭把手吧。”

  我調笑著走進廚房,貼近紅姐渾圓挺翹的屁股,讓那漸漸有了幾分膨脹的小弟弟不斷的在她屁股縫兒之間摩擦。

  “你好壞啊,剛才我都快要被你給捅死了,怎么現在還來啊。真是搞不懂你到底是個什么生物,不光那里大,精力還這么旺盛,哪個女人能受的了你??!”

  紅姐雖然嘴上這樣說著,不過整個人卻是開始有意無意的配合起來我的動作,那勺子的手有些不穩當了。

  “嘿,還是我幫你掌勺吧。”

  我一手從后面兒掀開紅姐的長裙,滋溜一聲從面兒再次進去,隨著手上不斷翻炒的動作,下體動的更加劇烈,一時間“啪啪”聲和鐵器相碰撞的聲音交織在一起。

  “快點兒,用力,啊,不行了,我我不行了。”突然紅姐身子一陣虛弱,整個人都趴在了桌子之上,伴隨著滴答滴答液體落地的聲音。

  “你這個小冤家怎么到現在還那么旺盛,我真的是要被你給玩死了。”紅姐翻著白眼,沒好氣的說道。

  “嘿,菜好了,再來一道菜。”

  我笑著,然后將炒糊,發黑的菜倒在盤子里,緊接著倒油,起鍋,將剩下紅姐早已備好的食材再次倒入鍋里。在我做這所有的動作的時候一直沒有抽出來我的小弟弟,我們兩個就像連體嬰兒一樣寸步不離。

  為了不讓小妮子等的太過于著急,這次我加快了活動的頻率,“啪啪”清脆的撞擊聲讓紅姐幾乎徹底癱瘓在地,只能靠抓著我的手臂才能勉強的半趴著。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97久久超碰国产精品最新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