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戴式跳D放在里面逛超市|男朋友一關門就脫我衣服

 何英華看到三哥哥去忙了,她笑著坐了下來。
 
    看著窗外初夏的景致這么美好,何英華心情卻并沒有變好。重生以來,她都在竭盡全力的保全自己的家族,保全自己的兄弟姐妹,反而她自己的婚事,她從來都沒有放在心上。在她想來,自己成不成親都沒有關系,嫁到誰家也都沒有關系??墒?,現在看來,這么想是錯誤的。
 
    自己也是何家的一員,成親是結兩姓之好,要是嫁到不好的人家,那別說是幫助何家了,拖累何家都是正常的。
 
    更何況,自己還不是一般的閨閣女兒,自己領著朝廷的差使,得到皇帝的信任。要是自己的親事不好,影響還是很大的。
 
    對于自己來說,重生以來,她很少想韓家的事情,甚至在京城,也特意不跟韓家交際,現在,看到梁祎芳的事情,她對命運,對歷史的慣性,有著深深的恐懼。何英華覺得,自己需要好好的規劃一下自己的人生,特別是嫁人的事情。
 
===htTp://www.juegosdemaquillar.net/第五百五十五章 真有錢===htTp://www.juegosdemaquillar.net/
 
皇宮中,皇帝處理完奏折之后,喝了一會兒茶,突然想起來問道:“大伴伴,云飛馬上就要成婚了。何英華那邊怎么樣了?”
 
    李忠順忙回答:“啟稟陛下,當日德妃娘娘回到宮里,給宮外的金少奶奶遞了話,第二天,金少奶奶來到宮里,回去的時候一副高興的樣子。她并沒有直接回到自己的家,而是回去了娘家。不多時,何家就傳來給下人放賞的消息。兩天后,封慧城公主的旨意到了之后,何家更是大排宴席,慶賀一番。那酒宴的奢靡,到了現在,京城人還津津樂道。”
 
    “德妃娘娘還派宮里得力的大監徐明去了西北,徐明回來,帶著許多禮物,其中,有進獻給皇上的,也有進獻給太后的。尤其是進獻給太后的羊脂白玉壽星,高三尺,通體瑩白如脂,雕工更是細膩,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寶物。太后娘娘很是喜歡。”
 

 文學

    “在西北的何家宅子里,也給下人們放賞。等到封公主的旨意到達西北的時候,何家不但又一遍放賞,大開宴席招待西北的豪強貴族官員,還給何家工坊和何家農莊上的佃戶們都放賞。端的是大手筆。”
 
    “何家一派喜氣洋洋,京城人也開始接受何家這個新貴。”
 
    皇帝沉吟一下:“這是一點怨望都沒有啊。何家都是聰明人,打落牙齒和血吞。”
 
    李忠順不吭聲了。
 
    皇帝接著問:“英華那邊的事務處理的怎么樣?”
 
    李忠順說:“裕王成親的消息傳到西北,在西北并沒有任何影響。因為何家并沒有提前公布何英華和裕王的婚約,所以,大家只當是京城中一個權貴的普通婚事,都沒有人關注。他們關注的重點是何英華精心籌劃,開了一場技術拍賣會。把何家的毛紡織技術拿出來拍賣。這不但轟動西北,就是京城中,江南,東北很多豪門貴族富商巨賈都紛紛聞風而動,前往西北參加拍賣會。最后,毛紡織技術,慧城公主扣掉上繳的賦稅之外,還得到了兩千多萬兩銀子。”
 
    “斯”皇帝倒吸一口冷氣:“何英華這小姑娘豈不是要比朕都有錢?她不是一貫低調,最怕錢多嗎?這一次弄那么多銀錢,她想干嘛?”
 
    李忠順說:“慧城公主給皇上上了折子,皇上忘記啦?她不是拿出來五百萬兩銀子,在圖蘭城建立了一個醫學分院。還在圖蘭城,還有塞上省的五個府城度建立了醫院,給百姓看病。”
 
    “對了,她還購買了許多東西,尤其以西胡人手中的玉石料子居多。奴才的人手統計,慧城公主大概買了超過兩百萬兩銀子的玉石料子。使得西胡商人像打了雞血一樣,不斷的往圖蘭城運送玉石料子過來。圖蘭城的玉石雕工們的工錢也一再的漲,很多中原的玉石雕工問訊也開始往圖蘭城出發。想在圖蘭城定居找活兒干。就是西北很多玉石工匠也聽說了,他們有的自己跟著商隊來的,有的偷偷跑過來的,就是想成為圖蘭城的玉石工匠。”
 
    “西域那邊,因為玉石料子好賣,價格也抬升了兩倍左右,這使得西域貴族們眼睛都紅了,他們拼命驅使西胡人開采玉石礦脈,為此死傷的百姓多了,百姓們有不少的怨言。貴族們以前對玉石礦脈沒有太大興趣,現在為了爭奪玉石礦脈,也打了起來。”
 
    “西域的情況越發的復雜起來。”
 
    皇帝哈哈一笑:“這個聰明的英華啊,她是想用對付北蠻的辦法。當初,朕讓何家用四百萬兩銀子,撬動西北的經濟,收購北蠻的羊毛,使得北蠻一直內戰到現在。英華這一次是用二百萬兩銀子,收購西域的玉石,攪亂西域的經濟,使得西域也內戰起來,這樣我們秋天對西域進攻的時候,能再多一分把握。”
 
    “嗯,這倒是一個好方法。大伴伴,你傳話過去給圖蘭城,讓我們的商號從西北回來的時候,不要帶毛線那些東西了,反正毛線以后全國各地都會有生產,英華不是已經把技術賣出去了嗎?讓商號多帶西域產出的玉石,還有瑪瑙,各種礦產,嗯,還有西域人編織精美的毯子,還有西域的各種藥材。反正,只要是西域特產,我們都大肆收購。”
 
    “至于金額嗎,英華都拿出來二百萬兩銀子收購了,朕還能小氣了?我們拿出來五百萬兩銀子。最好不要給銀子,最好給他們綢緞,瓷器,玻璃,烈酒這些東西。嗯,也不能放過英華這個財主。跟她傳個信兒。西域不但玉石很好。西域還有很多天然琥珀狂,天然寶石礦,都是好東西啊。還有西域人編織的那些精美的毯子,掛起來也是很好看,鋪在地上也是十分享受。她一定會喜歡的。”
 
    李忠順明白過來,這是要把對付北蠻人的方法來對付西胡人。這邊皇帝的商號和何英華帶動著大量購買西域的產出。必然會使得西域這些礦脈都值錢起來,以后,不但西域的玉石礦有貴族們爭奪,就是琥珀礦,寶石礦也會被爭奪起來,這不是內戰要全面開始了嗎?這可是中車府和大公主經營商號的拿手好戲。李忠順忙應下來,還準備去跟大公主通個氣。
 
    皇帝卻皺起來眉頭:“英華這丫頭,這一段時間,做了這么多事情,朕看奏折,她各種新種推廣,棉花推廣都做的很好。秘密進行的糧倉也都建設好了還都儲備滿了糧食。比朕預期的還要快一些。她工作這么賣力,肯定是沒有時間悲傷了。”
 
    “哪里有人失戀了不悲傷的?除非她根本就沒有喜歡過云飛。不喜歡那就是沒有戀愛,那失去了,就不是失戀。自然不悲傷。嗯,讓朕想想。好像每次見到云飛,她都是淡淡的,或者是對云飛翻白眼。反正朕沒有見到她對云飛有情意的模樣??磥硎请尴氘斎涣?。朕想著,云飛長得這么逆天,是個少女都得往上撲。英華應該也不例外。朕忘記了,對于英華這樣的御姐來說,小白臉什么的,根本就不是事兒。哎,云飛真是可憐,如今,他還在自責和痛苦呢。”
 
    對于皇帝的自言自語,李忠順都習慣了,他默默的站著并沒有說話。
 
    皇帝自己八卦了一番,推理了一番,同情了弟弟一番,就放下這個事情,繼續處理國政去了。
 
===htTp://www.juegosdemaquillar.net/第五百五十六章 賭贏了===htTp://www.juegosdemaquillar.net/
 
黃茵茵如今的日子好過很多。有了裕王之前送來的很多高質量的補品進補著,她身子也日漸好起來。
 
    不但是她,就是她母親哥哥的日子也都好過起來。府里的中饋也交給她母親阮氏管著,她大哥也被祖父重視起來,弄了一個國子監的名額進去讀書。
 
    黃茵茵身為豪門貴女知道一旦沾染上權勢,會給自己帶來好處,但是,她沒有想到,她只是和裕王定親,就使得她身邊的人得到好處。這將來她要是成為了王妃,那權勢肯定會更加重。
 
    只是,她的身子實在是不成,雖然如今看起來是好了很多,但是,一點都受不得勞累,只能半躺著看看書,或者讓人扶著去花園賞花半個時辰,回來就要休息大半天。
 
    她母親阮氏這天照例陪伴著她:“茵茵,你今日感覺怎么樣?”
 
    黃茵茵笑起來說:“母親,我這不是好好的嗎?剛剛還吃了一盅燕窩呢,那可是上等的血燕。最是補益的。”
 
    阮氏看著往日淘氣的仿佛精力永遠用不完的女兒如今大半時間都是躺著,心里如何能舒服?她眼看又要掉下來眼淚。
 
    黃茵茵說:“好了,母親,往日三姐姐永遠都是用最好的,我什么都沒有,你會傷心??墒?,你看看我現在,吃的穿的,玩的,用的,都是最好的,別說是三姐姐沒有,就是我祖母房里也沒有這樣的待遇。你怎么還要傷心?”
 
    阮氏忙眼淚真的就掉了下來:“以前我老是覺得平姨娘什么都有,你父親寵妾滅妻,什么都緊著平姨娘和她生的子女,你和你哥哥什么都要吃虧。我還擔心你哥哥和你的親事。你哥哥也就罷了,到了時候,你祖母自然會給他操心??墒?,你呢?你祖母一向都不喜歡你,怎么會為你操心?就算是我托你姨母幫你定一門好婚事,這嫁妝也是一個麻煩。少不得要把我的嫁妝都給了你??墒?,你畢竟是相府的嫡出小姐,光是我當年那一點陪嫁實在是太寒酸了。為了這個我日夜憂心。”
 
    “現在你親事終于定下來了,還是當王妃。嫁妝也不用我發愁。你嫁到皇家,裕王殿下雖然只是一個閑散王爺,可是,他是太后的養子,太后緊緊盯著他的婚事,你祖父為了黃家的面子,怎么都要給你弄十里紅妝的嫁妝出來?,F在,整日里,府里不是采買綢緞就是從庫房里幾百幾千兩的拿出來成色好的金子來,給你打首飾頭面,就是鋪面,莊子,你祖父也讓你父親,你幾個叔叔幫助著給你弄。我親自過去看了,都是十足十的好地,地段最好的鋪面。那是在外面拿錢都買不到的。”
 
    “其余家具,古董字畫,更是整日里開庫房尋覓,自己家里找了還不說,還要叫外面古董字畫鋪子里送進來各種好東西過來。我嫁到相府這么多年,就是料理當年你幾個姑媽的嫁妝也沒有見過這場面??墒?,我這心里還是難受啊。”
 
    黃茵茵無奈:“你還難受什么?”
 
    阮氏說:“正常這個時候,你作為未出嫁的姑娘,應該宮里就派教養嬤嬤過來,教導你宮廷禮儀,我這個當母親的也要教導你看賬本,學東西,將來好管理諾大的一個王府??墒?,哎。”
 
    黃茵茵說:“不是已經有教養嬤嬤過來,在西跨院姑母那里教導芳芳表妹嗎?還有,祖母,姑母都在緊鑼密鼓的教導芳芳表妹如何看賬本,如何調教下人,如何管理家族那些事情母親是知道的,我一聽腦仁兒就疼。如今,都交給芳芳去學,我樂的清凈,豈不是好?”
 
    阮氏哭的越發厲害了:“可是,你才是王府的王妃???讓芳芳一個側妃學這些算怎么回事?”
 
    黃茵茵說:“這有什么?母親你也說了,我才是王府的王妃。這可是懿旨上定下來的,昭告天下的,憑誰都不能越過我去。我享受王妃的尊榮,卻不用做王妃的義務,多么好的事情?以后的日子我都很期待。芳芳進宮和那些人虛以為蛇的時候,我在府里賞花遛鳥,芳芳管家理事,和仆從斗爭的時候,我在聽書賞畫。你說,這日子多么的好?”
 
    阮氏被女兒說的,都忘記哭了。
 
    黃茵茵接著說:“可能母親怕日后我這身子生不出來孩子,沒有人孝敬??墒?,你也知道,大夫都說了,我還能活幾年也不知道。還需要孩子養老嗎?我這輩子可能都沒有機會變老。那你說,我要孩子干嘛?”
 
    “你可能還怕以后芳芳對我不好。母親,這不可能。我又不爭寵,我又不爭權。我就好好的享受我所剩無幾的生命,她干嘛還對我不好?再說了,她和王爺的命都是我救下來的,都是用我的生命去換回來的。他們怎么會對我們不好。王爺怎么樣,說實話,我不了解,可是,芳芳表妹和我這么要好,你還不知道她是一個怎么善良的人嗎?從我們回來,她哪一日不來照顧我?親力親為,比我的丫鬟還細心周到。這幾天要不是被教養嬤嬤用去學那勞什子規矩去了,早就又跑到我院子里來了。”
 
    “我好容易清凈一回,母親又來嘮叨。真是的。”
 
    好像女兒說的很對,阮氏愣了一下不知道該怎么說,半響才說:“哪怕是這樣,母親也不愿意你這樣整日病懨懨的???”
 
    一想到女兒的身子,阮氏又要哭出來。
 
    黃茵茵皺起來眉頭說:“這還真的是不好。其實,這一副身子這個樣子,我也不愿意??墒?,母親,你知道嗎?當時的情形不容我退縮。你想想,要是當時我沒有挨著一掌,芳芳妹妹死了。那我回來,能活到現在嗎?你看姑母現在對我這么好,什么好東西都不要錢一樣流水的往我這里送,可是,要是芳芳表妹死了,姑母還不把我給吃了?”
 
    “畢竟,是我帶著表妹出去的。姑母找我算賬的時候,父親會護著我?平姨娘不會落井下石?那我不管是去家廟還是被沉塘,還不都是一個死?那還不如當時搏一把,救下芳芳表妹呢?,F在你看,芳芳表妹好好的,姑母一輩子感激我,幫我們在父親面前懟平姨娘,甚至為了我們跟父親吵架,還不斷的把好東西送過來,在祖母面前給母親說好話。甚至芳芳妹妹還冒著危險去找王爺,為我爭取了一個正妃的位置,她反而屈居側妃。以后,她還要一輩子照顧我。你說,是不是我賭贏了?”
 
    阮氏無言以對,好像女兒說的對。
 
===htTp://www.juegosdemaquillar.net/第五百五十七章 馬賊===htTp://www.juegosdemaquillar.net/
 
何英華十分忙碌,不但要忙著政務,還有管著西北何家的產業,這還不說,眼下,她又增加了一項十分煩難的事情。
 
    看著眼前一沓子銀票,何英華真的是發愁。自己已經在拼命花錢了,可是這錢還是不斷的來,還一次比一次多。這一次拍賣弄的兩千多萬兩銀票,何英華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花好了。辦醫院,修路,都已經干了很多回了。
 
    其實,她自己手里還有今年買糧食賺的一百多萬兩銀子。不過,這一回,她不愿意把錢留在手里了,她托付自己信得過的江南商戶們,把這一百多萬兩銀子都花出去了,買了數不清的瓷器,鐵器,各種生活用品,甚至還為了照顧自己家生意,還把自己棉花作坊,毛線作坊還有何記綢緞鋪子里的不太好銷售的款式也都包圓了,送到玉盤世界中。
 
    這樣做的后果就是玉盤世界中的人十分高興,他們雖然自己也產出一些棉花,蠶絲之類的,但是,他們的手工藝可是和何家作坊里的工藝差遠了,畢竟,這大多都是一幫農民,手工活兒干的就太普通了。他們得到這樣好的東西,自然都給自己弄上新衣服,家里換上新工具,整個玉盤世界都喜氣洋洋,大家種地的熱情空前高漲。
 
    玄龜大人最喜歡熱鬧了,看到玉盤世界中這些人的變化也很高興,把何英華叫到玉盤世界中,對何英華說:“我們的玉盤世界中只有糧食嗎?我們還有堆積如山的美酒,還有堆積如山的藥材,還有堆積如山的水果。你想法子把這些東西都賣出去吧。然后多買一些東西進來。玉盤世界和你的世界多交流,才能發展的更加好。”
 
    何英華揉了揉眉心,如果不是她身在西北,位高權重,她還真的不敢把玉盤世界中那么大量的糧食拿出來,更加不敢購買那么多的生活用品,尤其是那么多的鐵質農具。這要是被發現了,都會被懷疑是不是準備造反了。
 
    沒有法子,何英華只能有選擇的拿出來部分美酒,別的不說,普通的美酒可以發給自己工坊的人作為福利,反正自己也多的是銀子。藥材倒是好東西,如今醫院已經建立了一部分,白瑩和白京派了大夫,護工們過來教導,先給百姓們看著病。這就需要大量的藥材,何英華就把這些藥材送到醫院里,然后用自己的銀錢購買了大量的生活用品送到玉盤世界中。這一次,何英華不但選了一些生活用品,還選了一部分玉器送進去。
 
    這些玉器讓玄龜大人十分高興:“嗯,這個很好,本大人正要教導這些人如何祭祀,你就送了這些玉器過來,太好了。嗯,不過,這些圖案花紋,還不是很合適,你等一下,我弄一些圖案花紋式樣給你,你讓玉工們照著做,要大批量的。如今,玉盤世界中的人,經過繁衍生息,人口已經要達到兩萬了。我把他們分成幾個大村落居住,所以,祭祀用的禮器需要很多套。還有鼓樂。”
 
    “這樣吧,我把需要的東西列一張單子,有些需要單獨打造的,就畫出來花紋和款式給你。你找工匠打造去。”
 
    何英華能說什么呢?只能答應下來。好在如今圖蘭城來了很多工匠,打造什么的都有,何英華正好給他們下一個大訂單,這些人可是高興壞了。
 
    何英華心里想,這也算是給圖蘭城繁榮市面了,官府還能多收一點商稅,也是好事。
 
    可惜,玉盤世界中,常年溫暖如春,皮毛用不上,其實,西北最多的就是各種皮毛了。
 
    何英華把這些事情忙完了,蘭雪來跟她說一些事情:“公主,我哥哥已經把您要的東西大多準備好了。就是那些玉器鼓樂,款式特別,需要訂做。不是短時間內能完工的。特別是很多鼓樂器具,圖蘭城還做不好,我哥哥已經找了江南的商人,把圖紙交給他們,讓他們訂做去,銀子都已經付了??墒鞘盏綎|西,估計都要等到明年春天了。這還算是快的。”
 
    何英華點點頭,這一點她早有心理準備,畢竟,好東西制作起來,耗費功夫。
 
    蘭雪繼續說:“公主,還有一個事情,我們在往暗處放的那三個糧倉出了一點事情。”
 
    這下子何英華重視起來了:“什么事情?”那可是西北大戰的關鍵,半點差池都不能出啊。
 
    蘭雪說:“那個糧倉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糧食少了。我們開始懷疑有人監守自盜,后來,發現不是,我們又以為被偷了,也沒有找到痕跡,現在我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何英華說:“嗯,這個事情太重大了,你讓人收拾一下,悄悄的,我們去看看。”
 
    暗處的三個糧倉因為意義重大,所以,從建設開始,到現在,何英華已經去了看了多次,這一次蘭雪也駕輕就熟的準備一番,大家就出發了。
 
    經過長途跋涉五天的時間,何英華終于到達第一個糧倉。這是位于西北群山中的一個隱秘的山洞,被人為擴大了一些,設置了通風口,儲藏糧草器械等。
 
    何英華帶著工部的一些工匠們找糧食變少的原因,開始大家懷疑是遭了鼠害,可是,發現并不是。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何英華讓人把看守庫房的人帶來,仔細審問,也沒有發現端倪。沒有法子,何英華只能住下多觀察幾天,這一天,何英華正帶著人繼續勘察周圍環境,看看能不能發現問題所在。突然西北方向出現一股狼煙,何英華好歹在西北待了一兩年,立刻明白過來,這是有許多人騎馬過來。這一條路,十分隱秘,就是商隊也很少有走這一邊的。那這些奔馬過來的人是什么人呢?
 
    何英華正在思索的時候,突然有人大喊一聲:“不好了,是胡子。”在西北,胡子的意思就是馬賊。馬賊在西北的危害其實比那些自然災害還要嚴重一些。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
 
    何英華也大驚失色。
 
===htTp://www.juegosdemaquillar.net/第五百五十八章 方世勇===htTp://www.juegosdemaquillar.net/
 
何英華的護衛立刻組織大家回到山洞那邊。為了應付突發情況,其實,山洞那邊常期駐扎著一隊軍士,山洞旁邊也構筑的有公事掩體,只要回到山洞,就可以憑著地勢和精良的武器和馬賊周旋。
 
    何英華等人也不敢耽誤,忙聽從護衛的指揮快速的往山洞跑。
 
    身后的馬蹄聲越發響亮了,這說明馬賊快趕到了,大家心里發慌,腳下卻越發的快速了。
 
    何英華這幾年每天都有練拳,身體倒是十分好,跑起來速度也不慢,在一眾護衛的護送下,這一行人終于氣喘吁吁的跑到山洞的掩體下。
 
    山洞旁邊的暗哨,明哨已經撤回了,所有的將士都已經在掩體中藏好,武器都已經準備就緒。
 
    何英華被護送著到了山洞口,剛剛坐定,就有副將過來對何英華說:“公主殿下,再有一炷香的功夫,那些胡子就要到達我們這里。我們已經布置好三重防線,另外也派人走小路快馬往最近的城池去報訊去了。我們只要守衛一夜的功夫,天亮前,末將相信,援兵一定會到。”
 
    何英華看著已經開始西斜的太陽心里有些憂慮問道:“我們有多少人?對方有多少人?什么樣的人?確定是沖著我們來的嗎?”
 
    副將說:“我們這里有一百兵士,加上一些小旗,總旗,伍長之類的,小將,副將之類的,有一百一十七人,有三個已經派出去求援了。還剩下一百一十四人。對方大概有四五百人,雖然面目看不清楚,卻能看出來一頭紅色的頭發,看樣子是西域的馬賊。他們目標很明確,確實是沖著我們來的。我們這里一向隱蔽,不知道他們是怎么知道我們的具體方位的。末將想,可能跟前幾天糧食丟失的事情有關。”
 
    何英華恍然大悟,定然是偷糧食的人摸清楚了自己這個山洞的位置,這才勾結了馬賊過來搶劫。
 
    何英華有些憂慮:“敵眾我寡,雙方懸殊太厲害了,雖然我們有地勢可以依靠,可是,這究竟是不夠的。本宮帶了一隊護衛二十人,另外還有西北大營配給我護衛的士兵二十人。我把他們都交給你們,一起抵御馬賊吧。希望我們能支持到援兵到來。”
 
    “我們的這個山洞藏著許多糧食器械,對于未來的大戰有很重要的意義,這些東西絕對不能有閃失。你明白嗎?”
 
    副將重重點頭:“末將明白。請公主到山洞內等待,這里一會兒打起來,槍林劍雨的,不安全。”公主把身邊的護衛一個不剩的全部都給了自己,那她的安危就成了問題,自然是要請她去山洞內部躲藏。
 
    何英華說:“你們只管御敵,不用考慮本宮。本宮如今的安危并沒有這一庫的糧食重要。”
 
    副將驚訝的看了何英華一眼,只能聽命而去。
 
    他走的時候帶走了何英華的護衛們。指揮這里的是一個小將方世勇,他沉著的臉上聽到副將的話,看著副將帶來的四十個人,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多一個人,就多一分把握。這個時候,他顧不得推遲,忙跟這兩隊護衛統領交接起來,問了他們的特長,考慮了一下,就把人手安排到合適的地方,并且跟他們講戰略去了。
 
    山洞里,站在高處能看到外面的煙塵越來越近了,不一會兒,已經能看到四五百騎呼嘯而來,甚至那些馬賊身上的皮袍子,火紅的頭發都能看的清楚。
 
    何英華回頭看看,自己身邊還有一些工部的官吏,看守倉庫的保管員,修理的工匠,還有雙壽帶著幾個仆從,還有蘭雪和聽雪陪伴在自己的身邊。
 
    何英華對身邊的人說:“剛剛副將的話你們也聽到了。敵眾我寡,如果將士們守不住,我們落到馬賊手里,只有一個死。既然這樣,我們也不能束手待斃。雙壽,你跟著庫藏史按照人頭去打開庫房,把那些適合我們這種力氣不大的人用的弩多拿一些給大家都發下去。嗯,有刀劍之類的也拿一些,給大家分一下。”
 
    何英華摸了身邊隨身攜帶的一把小匕首,心里想,必要的時候,這個匕首應該就是自己的歸宿了。她知道,像自己這樣的女子如果落到馬賊手里,那才叫一個生死兩難呢。與其那樣受辱,不如自己了斷,還能落得一個清凈。
 
    心里這么想著,臉上卻一點不露。這個時候,頭領的沉靜太重要了。
 
    果然,大家聽到這個話,都有些心里發慌,可是,看到何英華沉靜的模樣,大家思量一番,只能狠下心來,準備迎敵。
 
    不多時,雙壽帶著人抱著一堆武器過來,大家忙上前挑揀,這可是能保性命的好東西,誰也不敢掉以輕心。
 
    何英華說:“現在還有一點時間,我們這個山洞還是有一些空地的,大家先讓雙壽教導一下這些弩怎么使用。”
 
    前面戰斗已經開始了,弓箭穿行的聲音,戰馬的嘶鳴,人的吶喊都清楚可聞,可是山洞里面還是靜悄悄的。
 
    大家在何英華的帶領下,靜心的聽著雙壽的教導。雙壽簡單的教導完之后,讓大家各自找了地方練習。
 
    雖然外面喊聲震天,山洞里面,大家卻都在有條不紊的緊張練習著使用弩箭的技巧。當然了,這么短短的時間里面,不可能訓練出來弓弩手。不過,好歹大家都慢慢學會了使用。
 
    看著天色已經黑了下來。
 
    何英華帶著人開始準備吃食,畢竟飯還是要吃的,尤其是前方戰斗的將士,受傷的將士們,更是需要吃飯。
 
    等到飯菜做好了,何英華開始派出雙壽帶著幾個健壯的仆從,工匠們悄悄的到了前面的工事處,幫忙抬受傷的將士回來,并且把已經學會使用弩箭的人手派出去頂著,輪番換將士們回來吃飯。
 
    這樣戰斗的緊張時刻,哪里有人有心思吃飯??墒?,大家看著何英華安靜快速的吃飯,吃完后,就開始拿著紗布等物品給傷員包扎,他們也加快了動作,一聲不響的快速吃完,快速去了前面。
 
===htTp://www.juegosdemaquillar.net/第五百五十九章 弩===htTp://www.juegosdemaquillar.net/
 
入夜時分,何英華借助燈光看了一下身邊帶著的小懷表,已經是兩點鐘了。前方已經放棄了兩道工事。
 
    受傷的兵士越來越多。重傷的沒有法子,只能躺在山洞里,輕傷的被包扎一下,吃了東西,又出山洞殺敵去了。
 
    何英華忙碌著燒熱水,給傷員包扎,一刻也不得閑。蘭雪和聽雪也是,身上的衣服都被傷員的血給污了,也不顧不上。
 
    到了凌晨四點鐘的時候,山洞那邊涌過來一群人,何英華忙看過去,原來是小將方世勇帶著十來個一身是傷的將士們涌過來。
 
    方世勇來不及說話,就命令手下的將士們啟動山洞口的防御。
 
    防御啟動后,方世勇躲在豎起來的石板后面,稍微喘了一口氣。
 

相關文章

97久久超碰国产精品最新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