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ǖ南旅姹恍2菡勰ツ[了……蜜縫縫水出來了

    魏長興咬著舌頭說道:“怎么能讓雷哥請客呢,接下來,我來請,咱兄弟再好好喝一場。”

    雷山和魏長興搶著要請客,被許如鵬一聲呵斥,“今天是我許某人的場子,豈能讓你們請客,走著,兄弟帶你們去嗨皮。”

    隨便在飯店門口叫了一個代駕,幾人鉆進了許如鵬的奧迪a6 ,“師傅,去陽光國會,車鑰匙給你。”

    魏長興和李越雖然有些微醉,但腦子可是特別清醒,內心的臥槽簡直不斷飄起,媽蛋,被許如鵬這小子徹底裝到了,頂配版的最新款a6,少說也得五十多萬,這***哪里是農村小子,說是長安市二代也不為過。

    一刻鐘不到,幾人便來到了號稱長安消金窟的陽光國會。

    一間大包間里,幾人再次落座,酒水果盤杯齊,隨后領班帶進來十幾個絕對漂亮的妹子。

    “先生晚上好”,妹子們齊聲喊道。“我是18號,來著川渝,今年19歲”,“我是32號,來自甘肅,今年18歲。”

    ……

    一個低著頭的妹子低聲介說道:“我是53號,來自長安,今年18歲。”

    雖然燈光有些昏暗,但許如鵬還是一眼就認出了程璐,她怎么會在這?在這多久了?雖然不喜歡程璐的為人,但身為他許如鵬的同學,竟然在這做陪酒,這讓許如鵬極度的不舒服。

    等待其她妹子全部介紹完畢,許如鵬當仁不讓的說道:“幾位哥哥,小弟就先挑了,難得看見一個喜歡的。”

    雷山幾人哈哈大笑,“你挑你挑,許兄弟看見漂亮妹子也是把控不住啊”,魏長興說完,幾人又是一陣哄笑。

    許如鵬也沒在意,“53號,你過來。”

    剛剛當程璐一走進這間屋子的時候,就看見了坐在沙發上的許如鵬。

    她覺得好丟人,好羞恥,自己今天是第三次來陽光國會做陪酒,沒成想,竟然遇見了同班同學,并且還是自己喜歡并且最討厭的那個人。

    怎么辦?怎么辦?現在轉身出去?不能出去,無故出去,自己絕對會死的很難看,陽光國會作為長安最大的消金窟之一,見不得光的手段那絕對是數不勝數。

    低頭,老天保佑,希望許如鵬不要認出自己來。

    但結果卻事與愿違,許如鵬竟然點了自己,他一定是認出了自己。

    程璐站在原地低著頭,腳步怎么也邁不動。

    “怎么?你不愿意”?許如鵬平靜的問道。

 文學

    這時,領班突然走到程璐面前,用不容置疑的語氣說道:“53號,怎么回事?快去,速度!”

    天殺的許如鵬,程璐內心詛咒,在領班的強勢壓迫下,她挪著小碎步,來到許如鵬跟前坐下,還是全程低頭。

    雷山扯著嗓門說道:“這妹子該不會是第一次來吧,許兄弟果然眼光毒辣,這顏值身材絕對頂級。”

    魏長興和李越兩人也猥瑣的笑著,看著絕美的程璐也是眼睛里的淫光閃現。

    既然許如鵬已經挑好了,那他們三個也不在客氣,各自挑選了心儀的妹子,那絕對個個漂亮,拉出去都是班花級別。

    有了漂亮妹子們的加入,酒局的氣氛那是更加熱鬧。

    三個老色批和妹子們把酒言歡,吃盡了豆腐,各種猥瑣的游戲層出不窮。

    這些游戲,許如鵬當然不陌生,什么火燒燎原,猴子撈月,吸牌大法等等。

    在其他六人玩的不亦樂乎的時候,許如鵬卻和程璐坐在一邊全程沒有參與,只因為許如鵬說了一句話,“這個妹子我很喜歡,我一會要帶她走,你們玩就行。”

    三個老流氓相視猥瑣一笑,都對許如鵬伸出了大拇指。

    經過最初的惶恐不安以后,程璐似乎已經平靜了下來。

    許如鵬低頭問道:“你為什么會在這?”

    程璐悲戚的笑道:“為什么?你說呢?還不是為了錢,是不是覺得我更不堪了,呵呵,反正在你眼里,我連別人的一根頭發都不如,我這樣,豈不是正好如你所愿?”

    “放屁”!許如鵬氣急。

    “我說你不能和白冰相比,那是在我心里白冰無人可以代替,但你是老子的同班同學,告訴我,來多久了,是只做平臺還是也出臺?”

    聽到許如鵬的呵斥,程璐美目里全是淚水,抬頭看著霸道帥氣的許如鵬,委屈倔強的說道:“你管我來多久,你管我是否出臺,我就是這樣的破爛貨,你管我!”

    見程璐竟然敢這樣頂撞自己,許如鵬直接起身拉著程璐就往衛生間走。

    “許如鵬,你放開我,你要干什么”!程璐大聲喊道。

    正在玩的興起的幾人看見許如鵬兩人竟然起了爭執,雷山趕忙問道:“許兄弟,你倆認識?這是怎么了?”

    “沒事,就想和她單獨聊聊,你們玩你們的”。許如鵬只是回復了一句,就繼續拉著不再說話的程璐向衛生間走去。

    其中有個妹子臉色緊張的站了起來,擋住了許如鵬,問道:“程舒璐,他要強迫你嗎?你們認識?”

    程璐看著攔在許如鵬身前的姜妍,感激的說道:“妍兒,沒事,他是我朋友。”

    幾個女孩心想,原來人家兩人認識,難怪許如鵬直接點了程舒璐,難怪點了程舒璐卻啥也不讓干,就坐那,估計兩人有些故事。

    雷山幾人也不在說什么,原來人家是老相識,那就讓人家自己處理便好。

    “來,咱繼續。”

    衛生間里,程璐倔強的看著許如鵬,“你到底想怎樣?”

    看著眼前濃妝艷抹的程璐,許如鵬直接毫不客氣的,伸手用力拍打起了程璐的屁股,“我讓你不學好,讓你不學好,想賺錢是吧,想賺錢明天去尚科報道,去兼職前臺。”

    面對突然抽打自己屁股的許如鵬,程璐本想拼死反抗,但又聽到許如鵬說讓自己去尚科兼職,程璐內心徹底奔潰了,放聲的哭泣,原來他還是關心我的。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97久久超碰国产精品最新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