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蛋蛋一碰就疼;男人 誤入藕花深處

為了穩定住我,市領導專門接見我,給我許諾只要在這個地方呆夠兩年,兩年后除了我每個月的工資和津貼給到最高,還額外給我安排去機關單位上班。

  這種許諾是市領導班子做出的決定,我不疑有詐,所以痛快的答應下來。

  要知道,我班里的一個同學是富二代,他父親為了給他安排到國家機關單位上班,只是打點關系,就花掉了十多萬,到最后還沒辦成。我只要熬兩年,就能夠獲得這種機會,等于是白撿了一個便宜。

  一路上,我哼著歌,心中幻想這兩年要怎么熬過去,就在走到一片高粱地時,我聽到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

  心中猛的一緊,難道有蛇?我最害怕蛇了。

  但隨之而來的聲音,卻徹底打消了我的疑惑。

  “嗯,嗯哼,你今天怎么這么粗壯,我都快受不了了,不要停,快點,再用力點……”

  一個女人萎靡的聲音傳來,我聽到后,臉部火辣辣的熱。

  我今年21歲,早就過了懵懂的年齡,對待男女之間的情事也知道很多,但我還是第一次在現實中遇到在高粱地中做那事的人。

  傳說中的野炮??!

  我偷偷的鉆進高粱地,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摸去。
 

 文學

  “快點,快點啊,你再不快點我就去找其他男人了,”

  “別,你等等,我剛才一緊張,就軟了。”

  “沒用的臭男人!”

  兩個人清晰的對話不斷傳到我的耳朵,我此時手掌心冒汗,小心翼翼不讓自己發出任何聲響,不遠處,是一片開闊的地帶,高粱被弄翻鋪成了一張草床,上面躺著一個女人,她不斷用手捧著自己的兩對渾圓。

  女人長相很清秀,年齡二十七八歲,體態婀娜,尤其是那兩對渾圓很雄偉。

  另外一個是四十多歲的老男人,光著身子跪在女人的兩腿之間,不斷揉搓弄自己的那根短小的東西。

  我撇了一眼,心中是濃濃的鄙視,不到七厘米,簡直是丟男人的臉。

  這個時候,女人好像失去了興趣,冷著臉就要去穿衣服,但是老男人哪肯啊,摟著女人不讓她離開,

  “小紅,你再等等,我就快要硬起來了,再給我一些時間,我今天是真的很緊張,這里萬一碰到個人,咋辦,你說是不?”

  “哼,你過去也不行啊,來這里還是你說的,你說這里好,你能夠堅持的時間長,可是,現在都多久了,除了最初的時候硬了一下,到現在都多少時間了,你說說,我一個二十來歲的大姑娘陪你在這里玩,你就這樣子對我???”

  男人見狀,趕緊說道,“要不,我再給你十塊錢,你再多陪我一會?”

  “真的?”

  “嗯,當然是真的,我現在就給你。”老男人說完后,就用臟乎乎的手從褲兜里掏出了十塊錢遞給女人。

  女人接過錢后,嘻嘻一笑,說道,“好哥哥,我就知道你對我最好了,你說咋玩吧,我都隨你。”

  “我剛從電影里學到一個好東西,你等等,我去找一下。”說完話后,老男人就從旁邊高粱地里翻東西。

  女人看的是莫名其妙,不過倒也沒多說什么,把身上剛穿的衣服又一件件的脫下來,當內褲脫掉后,我才發現。

  女人的下面竟然一根毛都沒有,水嫩嫩的,就像大白饅頭一般,中間裂了一道粉紅色的縫隙。

  那個縫隙剛才還被老男人碰過,我心中跳起一萬句草泥馬。

  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

  老男人終于找到了幾個合適的高粱桿,他把這些東西折成兩半,用粗糙的手打磨的光滑些,用隨身帶的繩子捆綁在一起。露出了笑容,“就用這個了!”

  說完話后,他看著女人,比劃了一下,而女人完全搞不清楚老男人要做什么,干脆就一閉眼,敞開了兩條腿。

  “嘿嘿,小紅,我要來了啊,你要是疼就告訴我一聲。”

  “哼!”小紅很不給面子的扭過頭去,她看到老男人趴在自己的兩腿之間,手中還拿著那捆高粱桿,只要不是傻子都能明白老男人要做什么。

  就在老男人剛把那捆高粱桿弄進去的時候,小紅猛的把腿給閉上了,睜大眼看著老男人,“死老鬼,弄疼我了!”

  我在一旁看著,也忍不住笑出聲音來,這個老男人有想法有點子,值得鼓勵,可是你隨便找個東西就往里放,不說衛生不衛生,但萬一真的傷到女人了咋辦?

  怎么也要在外面套個塑料袋或者套子??!

  “誰?是誰在那邊?”女人的耳朵很敏銳,我就忍不住的笑了一下,就被她給發覺了,老鬼聽到動靜后,也慌忙的趕緊穿衣服,

  我真想要給自己扇兩巴掌,這出好戲,就被我的笑聲給破壞了,此刻顧不得遺憾,我抓著行李包,趕緊逃離這里。

  后面不斷傳來老男人大聲的呼喊:“小兔崽子,你不要跑,讓我逮著了拔掉你一層皮。”

  因為有高粱地的阻隔,我并不知道老男人追沒追過來,直到我氣喘息息的來到了柳莊寨的時候,才停下了腳步。

  一口氣跑了好幾里地,肺里都像是在燃燒一般。

  村口,有一個五十多歲,穿著中山裝,國字臉,戴著黑框眼睛的男人正守在那里。

  看到我,就笑著迎過來,說道:“你就是大城市來的支教老師,劉明?我是咱們柳莊寨的王校長。”

  “等等,我,我要歇會。”

  當氣息喘勻了后,我才直起來身子,這一路奔跑,把本來就體質偏弱的我累得夠嗆。

  王校長首先帶著我去了宿舍,把行李放下后,就來到了村子東邊的學校,第一印象是很破舊,用紙糊的窗戶,墻壁掉落的石灰,還有屋頂懸梁上的蜘蛛網。

  學校的學生也不多,零零落落的只是三十多個學生,各種年齡段的都有。

  所以在講課的時候,有時候,會讓年齡大一些的學生去教導年齡小的學生,老師只用在一旁指揮看著就行。

  王校長詢問我是怎么跑過來的,累成那樣?

  我搪塞的告訴他說,是因為我在路上遇到了一條蛇,我自小就害怕蛇,所以就跑著來了。

  王校長大吃一驚,說道,“你別看我們柳莊寨很窮,周圍都是山,但這里的蛇很少,甚至一些村民一輩子都沒在附近碰見過蛇。”

  王校長一直說我運氣好,剛到這里就能夠見到小龍,還說我以后會鯉魚跳龍門,前途無量等等各種恭維的話。

  小龍就是他們口中說的蛇,就好像十二生肖一樣,蛇不叫蛇,而叫成小龍,圖一個喜慶吉利。

  等到下課后,王校長把學校的老師都召集到辦公室來,我一看,算上校長,加上我只有三個男老師,另外還有一個女老師,總共四個人。

  女老師年齡只有三十多歲,也戴著一副眼睛,或許是因為眼鏡框不太舒服的原因,總是會時不時用手輕扶下眼鏡框邊緣。

  她有種書香門第的氣質,臉蛋也很干凈,穿著一身粗布碎花大褂子。

  聽校長說她是前兩年剛嫁到這里的女人,因為有學問,所以,村里就雇她來這里教學。

  她朝我點點頭,我禮貌的回應了一下。

  而另外一個男老師是個猥瑣的矮胖子,只見他時不時的看著女老師的屁股嘿嘿傻笑,小眼睛瞇著,就差把眼珠子放在女人身上。

  簡單介紹完畢后,校長就離開了,矮胖子拉著我,問道,“你們城里的女人咋樣,是不是皮膚都很粗糙?”

  “???”我被胖子的話嚇了一跳,城里的女人皮膚粗糙,誰告訴你的?

  我納悶的看著胖子,說道:“你從哪里聽到的啊,城里女人的皮膚當然好了,要不然,怎么會有那么多人向往大城市。”

  “但是,為什么城里的女人都要用化妝品啊,如果皮膚好的話,那怎么會用???”

  我被胖子的邏輯給打敗了,只能夠轉頭不理他。

  而這個時候,女老師喝了一杯茶水后,就離開了辦公室。

  胖子看著女老師離開的背影,碰了我一下,說道,“你覺著李梅老師怎么樣?”

  我低頭沉思了片刻,說道,“還行啊,李梅老師人挺好的。”

  “我能夠幫你追上她,你要不要?”矮胖子的話石破天驚,讓我把喝到嘴里的茶水差點噴出來。

  我說道:“李梅老師不是有對象嗎?剛才校長還說了,她是從外地嫁到咱們這里的。”

  “哼,咱們村里的男人啊,要么是去外地打工了,家里留下孤兒寡母。要么就是無能,讓女人在家中獨守空閨。”

 

胖子的話讓我想到在高粱地撞見的那一幕,可不是,那個男人的下面就好像一個小蚯蚓,只有短短的幾厘米。

  胖子一副了然于胸的摸樣,引起了我的好奇心,我遞給他一根煙,喊道:“胖哥,你說咱們這個村的男人都不行?”

  “那可不,要不是看你和我是同事,你人不錯的份上,我就不告訴你了。”

  我和胖子聊天的時候,李梅老師不知道何時進來了,她看了我們一眼,咳嗽了一聲,胖子像沒人似的,繼續說李梅老師的各種好。屁股翹啊,胸大啊,身材苗條啊,還會做家務養雞鴨。

  我偷偷的看了李梅老師一眼,只見她埋頭在辦公桌前認真的在弄教案。

  只是,臉蛋很紅潤。

  一下午時間過的很快,在胖子的悉心指導下,我很快熟悉了這里的工作。說來工作也輕松,這個村子但凡有點能耐的,都會把孩子送到縣城去上學,留在這里上學的學生加起來不到四十個,總共就一個班,我們幾個老師每人半天,輪流給學生上課。

  我旁觀了一次他們教課的過程,就了然于胸了。

  很輕松,完全能夠勝任。

  放學后,我獨自走回宿舍,一路上,柳莊寨的村民有的給我送吃的東西,有的詢問我有什么不習慣,熱情的讓我覺的很難堪,心中也默默下定決心,一定要在這個窮鄉僻壤的地方教出來一個金鳳凰。

  我住的地方之前是一戶人家的院落,后來他們在外邊打工掙了大錢,就把全家人接走了,留下這個小院子沒人居住。

  在得知我的到來后,王校長專門組織了村民為我清理打掃,我推開破舊的木門,看著院落里的石板凳,石桌子,還有爬滿墻壁的綠色爬山虎,一切的一切。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抬頭仰望彎月,這是我來到柳莊寨的第一天。

  晚上我失眠了,一直在想高粱地的那對狗男女,那女的皮膚真好啊,比城市里的女人皮膚都要好,水嫩嫩的,尤其是她的下面一根毛都沒有。

  粉紅色的縫隙不斷開合,迎合著男人狂轟亂炸。

  我又想起那個四十多歲的老男人短小如同蚯蚓的東西,忍不住摸了一下自己的,完全就不在一個檔次??!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97久久超碰国产精品最新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