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絲班花讓我幫她脫絲襪;車內 揉搓 呻 嬌喘

果果很乖巧的搖搖頭,今天回復的比昨天有氣色得多,高燒也退了。要是傍晚時,沒有什么其他事情的話,就可以出院回家了。

  宋思雨和女兒親昵了一會兒后,她抬起來頭看著我,訓斥道:“唐家豪,我將女兒托付給你,孩子生病了,你都不知道?”

  我看了她一眼,說道:“孩子生病了,你又在哪兒?”

  “我這不是在北京嗎?我又不知道家里的情況。”宋思雨很是理直氣壯。

  “在孩子的面前,我不跟你爭吵。什么事情,回到了家里再說,這里也是醫院,安靜點。”我說完就走了出去。

  她本想要追出來,被丈母娘給攔了下來。

  “思雨,這就是你的不對了。孩子生病的時候,是家豪抱到醫院來的,他昨晚在這里陪了一夜。眼睛都沒有閉一下,你呢?打電話都不接。”丈母娘明白事理,她可能也不忍心看著我受到委屈,就對著思雨說了一通。

  老丈人則是在一旁,拉了拉丈母娘,說道:“少說兩句吧,孩子病了,當父母的這不是著急嗎?”

  在他們到這里的時候,我已經站在了病房的門口。說實話,我真的很困,眼睛都有些睜不開了,一直都在打架。

  “他是孩子的父親,做這些不應該嗎?”
 

 文學

  我完全沒有想到,宋思雨居然還在說這件事。

  “他是孩子的爹,你還是孩子的媽呢,孩子生病的時候你卻是在北京瀟灑。很愜意,很高興是吧?”

  “媽,你到底是不是我親媽?怎么總是幫著外人?”

  “我正因為是你親媽,我才敢這么罵你,別人誰會搭理你?”

  我推開房門走了進去,他們的目光都放在了我的身上。我看著宋思雨說道:“我的確是一個外人,你說的沒錯。孩子生病也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行了吧?”

  “本來就是。”宋思雨雙手環胸,撇了我一眼。

  我沒有理會他,看著丈母娘和老丈人說道:“爸,媽。我有些困了,先回家了。”

  “回去好好休息休息,也別理會思雨的話,她也是不懂事。”

  我笑了笑,關好房門就直接回家了。

  她今天的態度,可以說是讓我大跌眼鏡。原本一向是溫柔的她,剛剛說出來那一番話,完全就是在拿針往我的心上扎。本來我也想給她留一點情面,但在剛才我后悔了。我打算將這一切全部攤牌,我到時要看看,她還能夠說出個什么子丑寅卯來。

  回到家之后,飯也沒有胃口吃,直接到頭就睡。

  再次睜開眼是被宋思雨給推醒的,她看著我,眼睛有些發紅。

  “對不起老公,我不應該在醫院里那么的對你。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錯。我那個時候,也是心急,所以,你別生氣了好嗎?”

  我瞪大了眼睛,這睡覺前和睡醒后,這宋思雨怎么像是變了一個人?

  “老公,我真的知道錯了。”宋思雨說著,竟然哭了出來。

  我是最見不得女人眼淚的人,特別是屬于愛人的眼淚。我坐起來,抱住了她,說道:“傻瓜,我怎么會怪罪你呢?”

  “謝謝你,老公,我愛你。”宋思雨親了一下,我給她擦掉了眼淚。

  “餓了吧?快吃飯吧,我做了很多你愛吃的。”

  “是嗎?好久沒有嘗過你做的菜了。”我翻身氣床,客廳里果然擺放了好幾樣的菜,旁邊還有酒。

  “我知道這幾天,也委屈了你,讓我來補償你。”宋思雨倒了點紅酒,含浸了嘴里。

  我看著她,慢慢的蹲在了桌子底下,雙手也去解開我的褲子拉鏈。

  “等等。”我攔住她說道:“孩子。”

  “咕嚕。”她將酒咽了下去,說道:“放心吧,孩子在媽那邊呢。”

  聽到這個,我這才放心了下來。她又喝了一口酒,含在嘴里,解開我的褲子拉鏈,將我的大兄弟吞了進去。

 

相關文章

97久久超碰国产精品最新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