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把照片里的衣服去掉——怎么把照片里的衣服去掉

這幾天的睡眠質量也真的變差了。我完全能夠感覺出來,可為了果果,我也得去工作不是。

  給果果穿好衣服,洗漱打扮了一番。便將她送到了她姥姥那邊,她也很喜歡和她的姥姥待在一起,宋思雨沒有在家,也只能讓丈母娘老兩口照看一下了。

  來到了公司,我就開始制作自己的文案,這個月的業績很是普通。本是公司重點會提拔的我,現在可謂是一落千丈,光是這幾天的表現已經是讓經理不滿意了。

  在十點的時候,我突然接到了一個電話,是陳宇南打過來的。我來到了樓梯口,接通了,問道:“怎么了小南,我還在工作呢。”

  “兄弟,不是我沒有提醒你。剛剛我從貿易街出來,你猜我看見了什么?”陳宇南的語氣有些怪。我就問道:“我不猜,趕緊說吧。”

  “我看見了嫂子和一個男人在一起,照片和視頻都已經發給你了,你們不會出什么事了吧?或者是嫂子,在外面背著你有了人?”陳宇南很是懷疑的問道我。

  我假裝笑著說道:“別瞎猜了,我和你嫂子很好。她不是在工作么?可能是工作的需求,正在和客戶談生意呢。倆人在一起,也很正常啊。”

  “哦哦,既然是這樣的話,那我就放心了。你去忙吧,嘿嘿。”陳宇南嬉笑了一下。

  “行了,我去工作了。”說完后,我就掛斷了電話。昨天是我和果果看見了她,假設我們都看錯了??山裉?,陳宇南又看見了她,而且還跟一個男人在一起,這又說明了什么?

  我點開陳宇南發給我的照片,在貿易街上,宋思雨臉上盡是笑容??梢院芮宄目匆?,的確是她。在她的身邊,還有一個很精壯的男人,比宋思雨都要高出一個頭。
 

 文學

  可能是角度的問題,我看不清楚那個男人的臉。

  視頻上也是如此,對于倆人的形態倒是很清楚,只是拍攝臉時,卻模糊的。但可以確定,女的是宋思雨,那個男人,卻不知道是誰。

  “貿易街。”我心里默念了一遍,距離這里不遠處,的確有一個貿易街,莫非他們在哪里出現了?

  我急忙來到了經理的辦公室,他陰沉著臉看著我問道:“唐家豪,你干什么?”

  “經理,我能夠回一趟家嗎?我女兒突然生病了,***現在又不在家,我得趕緊回去才行。”我很是著急,既然說謊,那就要裝的像一點嘛。

  “昨天才請玩假,今天又要請假?”經理有些不耐煩的看著我問道。

  “我也是沒有辦法啊,可能就是昨天和女兒一起出去玩,她才生病的。”

  “好吧,今天的算是早退,沒有工資。去吧。”經理說完,便低著頭繼續忙碌自己的工作了。

  我謝過之后,連忙就跑了出去。我也不是故意要拿女兒來撒謊的,因為除了這個,我想不到其他更好的借口了。當然,果果現在在她姥姥那邊,我大可放心。

  來到了貿易街,我四處追尋著宋思雨的身影。也找到了照片上的背影,但宋思雨卻并沒有在這里。

  我沒有選擇給她打電話,要不然的話,解釋不清楚的人就應該是我了。論口才,我的確不如她,所以我只能只在這里瞎找,找不找得到,也完全是看運氣。

  一直到了中午,我也沒有發現她的身影,就走進了路邊的一個牛肉館吃了一碗面。在吃面時,我一直都在盯著窗外,一個很像是宋思雨的人,從牛肉館對面的酒店里走了出來,身邊還跟著一個男人。

 

 “結賬。”我拿出來了一張二十的,直接遞給了服務員說了一聲不用找了之后,就走了出去。

  我悄悄的跟在她的身后,也看著那個男人想要對她做什么。

  可是他們竟然直接坐上了馬路對面的一輛灰色的奔騰,上了車之后,就揚長而去了。

  我看著奔騰的離開,心里有些生氣。在看見身后的一輛的車時,急忙讓他跟了過去。

  司機看著我問道:“是在追女人吧?”

  我看了看他,問道:“你怎么知道?”

  “像是你這樣的,我見得多了。小伙子,作為過來人不得不勸說你一句,命里有時終須有,命里無時莫強求。也要學會,拿得起,放得下啊。”司機說話很是老道,就像是這些道理我不懂似的。

  “那輛車里有我的媳婦,明媒正娶的媳婦。”我對司機說到,特別是媳婦這倆字,我咬得很重。

  “哦,原來是女人劈腿了啊。這樣的女人更加的是留不得了,盡早離婚的好,對你也好,對她也好。”

  我有些生氣,本就心里有些不耐煩,他還在一旁叨叨個沒完沒了。

  “好好開你的車,我不差你錢就是了。”

  聽到我生氣,司機這才乖乖的閉上了嘴。一路上從宛城的市中心,一直來到了西三環附近,我也看著那輛車拐進了一個小區內。

  這個應該是她當保姆的地方,原來距離市中心這么遠。

  “哥們,下車嗎?”司機看了看我,并沒有想要下車的意思,便問道我。

  “等會。”我說道。

  “等可以,不過要加錢的。像是我們開出租車的,時間就是金錢。”

  我扭頭看了他一眼,打開車門,走下車,關閉車門。這一系列的動作十分的連貫,沒有一點拖泥帶水。就是連司機看著我,都有些懵。

  “切,裝什么裝?靠。”司機說了一句,我也聽得很清楚,只是沒有理會他。

  而他開著車直接離開了這里,我看著離開的出租車,心想:“時間就是金錢,腦子是個好東西,我真的希望你有一個。連錢都不要,就直接走了。”

  突然覺得就在小區門口這么守著,根本就不是一回事。要是她一直不出來,我不是在這里白等了嗎?

  剛準備回去,手機就響了起來。我一看,竟然是宋思雨媽打過來的電話。

  我接過來之后,丈母娘就很著急的對我說道:“家豪啊,你在哪兒?”

  “怎么了?媽?出什么事了?”我問道。

  “果果生病了,你快點來吧。”

  “什么?”我說了一句馬上去之后,就掛斷了電話。等的車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能來,就打開了滴滴打車,叫了一輛車。

  來到了丈母娘這里,我就急忙走了過去。果果躺在房間里,臉色都有些蒼白,蓋著被子。在看見我的時候,張了張嘴巴,可能是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

  “走,趕緊去醫院。”我抱起來果果,丈母娘用一個小被子給果果蓋好。就匆忙的趕到了醫院,途中,丈母娘對我說道:“在你送過來的時候,果果臉色就有些不大好。精氣神也沒有以前那么足,吃完飯之后,就感覺她有些不對,測量體溫之后,才發現她發燒了。”

  我也是大意了,盡然連這一點都沒有察覺到。我這個父親當的真的是不稱職,也怨恨自己,上午不應該拿果果為由請假,現在倒好,成真了。

  送到了醫院之后,醫生急忙給測量體溫,又是打針的。發燒這才止住,但為了孩子的安全著想,也多留幾天觀察一下。畢竟孩子的身體免疫力,并沒有大人這么好。

  丈母娘和老丈人走在一旁看著,心里也都著急。他們對于果果的疼愛,完全不比我這個當爸的少一分。

  “對不起,爸,媽。早上是我大意了,沒有照顧好果果。”我看著兩位,心里的確是有些過意不去。

  丈母娘說道:“這也不能怪你,孩子生病我們老兩口也有責任的。生病了,急忙救治了就好,也多虧沒什么大事。”

  老丈人也說道:“是啊,孩子的身體免疫力差,我們應該更加的關心才對。對了,思雨呢?出差還沒有回來嗎?”

  我搖搖頭說道:“沒有。”我真的不知道,應不應該,將宋思雨沒有去出差的這件事告訴他們。宋思雨的父母都是很講道理的人,能夠遇見這樣的丈母娘和老丈人,我也感覺自己很是榮幸。

  宋思雨的父親名叫宋琪,原來是鋼鐵廠的技工,后來退休之后就在家了,依靠著退休金過日。他的退休金,足夠老兩口用了。丈母娘的名字叫張垚,是一個退休老師。兩口子這輩子幾乎沒有吵過架,一直都是很和氣的生活著。

  現在我住的房子的首付,就是他們老兩口給拿的錢。當然,我的家里也給拿了一部分,但沒有他們的多。人都是記仇,也記德的人。他們老兩口的為人,真的沒得挑剔的。不嫌棄我這個村里來的人,將女人寄托給了我。

  在結婚的時候,我也發誓對他們老兩口一定會好好的孝順,也會給他們養老??芍虚g,卻完全沒有想到,妻子宋思雨,竟然會做出來背叛婚姻,背叛愛情的事情來。

  “還出什么差啊,趕緊給她打電話,讓她回來。”丈母娘聽到之后,就對我說道。

  我點了點頭,就拿著手機走了出去,給“遠在”北京的宋思雨打過來電話。

  可惜的是,我打了四五遍,電話都是沒人接聽的狀態?;貋碇?,我也只能說自己打不通了。老丈人又打了幾次,結果和我一樣,宋思雨都沒有接。

  到了晚上的時候,我讓老人先回去了。畢竟他們也都是快六十的人了,熬夜什么的,很傷身體。我就留守在果果的身邊,看著她睡著的樣子,我的心里才算是踏實一些。

  “果果,爸爸對不起你,沒有將你看好。”我摸了摸她的頭,不敢太用力,生怕就把她吵醒。

  而放在桌子上的手機,卻在這個時候,亮了起來。

  “宋思雨,你干什么去了?為什么一直不接電話?”我的語氣有些生氣,完全不知道該怎么心平氣和的去跟她說話了。

  “怎么了?看你打了好幾個未接電話,還有我爸的。是出什么事情了嗎?我在外面來著,跟著一起來的戶主說晚上的北京更加的美麗,所以我才出去了。手機也沒有帶在身邊,到底怎么了?”

  “宋思雨。”我又念了一遍她的名字,她的謊言,我真的是聽夠了。

  “女兒生病了,現在在醫院里,你回來吧。”我本來要直接點破她,將她的一切謊言拆穿,可我想想這么些年的感情。如果要是真的拆穿的話,那么真的就到了離婚的哪一步。

  說實在的,對于她我并不是不舍得,我舍不得的是孩子。她對我的謊言,真的是我無法容忍和原諒的。

  “嚴重嗎?怎么會突然生病的?怎么我這才離開幾天,果果就生病了?你這個爸怎么當的?”

  聽著對面的一通埋怨,我反而冷靜了下來,說道:“你盡快回來吧,掛了。”

  果斷電話之后,我將手機放在了桌子上。她又打了過來,我直接掛斷,關掉了手機。

  剛剛的震動聲,卻是吵醒了果果。

  “對不起,爸爸的聲音有些大,吵醒你了。”我坐在床邊,看著女兒說道。

  果果搖搖頭,問道我:“媽媽,媽媽嗎?”

  我點了點頭,說道:“對,***媽聽到了你生病,正在往回趕呢。她很著急呢,所以你也要快點好起來啊。”

  我都不知道自己為什么這么說,明明宋思雨已經背叛了自己,可是在孩子的面前。卻依舊將她說的,猶如仙女一般??赡?,在孩子的心里,母親永遠都是比什么都重視自己的,比誰都更愛自己的了吧。

  不知道現在的宋思雨會怎么樣,但是我卻是不能在孩子的面前,和她爭吵。那樣不利于孩子的成長,給她也會造成心里的不可磨滅的陰影。

  我本以為,她會在今晚就回到了醫院里,畢竟她根本就沒有在北京??沙龊跻饬系膮s是,她卻是在第二天的下午來到了醫院里。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97久久超碰国产精品最新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