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底下好硬蹭著我想要&褪去了所有衣物

  一首完全屬于自己的歌曲,讓上官文煙覺得世界上最浪漫的事也不過如此了。

    這個下午無所謂破不破甲,這個下午只是情到深處,不由自己,情到濃時,纏綿入骨!

    一直到傍晚時分,許大官人才腳步虛浮的離開了上官文煙的辦公室,雖然身體有些虛弱無力,但許大官人卻精神抖擻。

    此刻,許如鵬才覺得自己是完全征服了上官文煙,而不是之前那種似是而非的荒唐情感。

    自從莫雨桐住進了小樓,三個女人似乎徹底撇開了許如鵬,貌似許大官人有些多余了。

    這天傍晚時分,許大官人百無聊寂的看著電視,胡枚竟然早早的回來了,自從上次和胡仙女有過一次水**融以后,就再也沒有機會獨處,這可真是天賜良機。

    “枚枚,之前不是答應送你一首歌嘛,我寫好了,現在唱給你聽好不好?”

    “啊,真的嗎”?胡枚異常驚喜,自家許先生還真的是從不食言呢!

    許如鵬讓胡枚坐到沙發上,然后自己拿出了吉他坐在高腳凳上,清了清嗓子。

    背靠背坐在地毯上

    聽聽音樂,聊聊愿望

    你希望我越來越溫柔

    我希望你將我放在心上

    ……

    干凈空靈的聲音,每一個字每一句話娓娓道來。

    看著眼前這個帥氣的大男孩,這個讓自己愛的深沉的男人,胡枚絕美的臉頰上掛著兩行清淚。

    ……

    ……

    我能想到世界上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變老

    一路收藏你點點滴滴的的歡笑

    留到以后坐著搖椅慢慢聊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文學

    就是一起跟你慢慢變老

    直到我們老的哪兒也去不了

    你還依然把我當成手心里的寶

    一曲終!

    胡枚已經化作淚人。

    整個人都蹲在了地上,低頭哭泣……

    許如鵬看著哭到完全失控的胡枚,心里也是刺骨的疼,對于胡枚,許如鵬是愧疚的,無奈的愧疚。

    胡枚太懂事,太懂得知進退,從來考慮的都是他許如鵬的感受,所有的痛和傷總是自己一個人承受。

    能讓胡枚不痛嗎?許如鵬做不到,許如鵬能做到的也就是讓胡枚有璀璨無雙的未來,一生一世生活無憂,但完整的愛情,他給不到,如果胡枚有一天要離開他,也許許如鵬也會放手。

    雖然許如鵬霸道,無恥,蠻橫,但真的讓一個深愛自己的女人情傷一輩子,許如鵬也做不到。

    許如鵬愛憐的將胡枚整個人都抱了起來,輕輕的擦拭著淚痕,“枚枚,我……對不起你!”

    胡枚抬頭,淚眼婆娑的看著自己愛到骨子里的情郎,玉指放在許如鵬的唇上,“噓,不許你這樣說,一切,都是我自己愿意的,這首歌,我很喜歡,很喜歡,謝謝你,許先生!”

    說完便吻上了自家情郎的唇,如潺潺溪水,細膩溫柔,如滔滔大江,勇猛狂放。

    無言!無聲!

    只有親吻的聲音在寂靜的空間里動人吟唱。

    吞噬,融合,陰陽再一次徹底合一,胡枚深情的看著揮灑著汗水的情郎,整個人都如溫暖的泉,滋潤著情郎。

    狐媚的眸子此刻更加的嫵媚動人,嘴角微微張開,吐氣如蘭。

    許如鵬覺得這次的體會更甚從前,猶如靈魂升天,百竅具開。

    從傍晚一直到晚上九點,兩人才結束了這次的愛之旅途。

    兩人剛收拾妥當,白冰和莫雨桐便一前一后的回來了,白冰看著胡枚臉色紅潤,開口道:“枚姐姐今晚吃火鍋了?臉這么紅?”

    聽到白冰的詢問,胡枚那是內心尷尬緊,但神色卻絲毫未變,“火鍋沒吃,倒是吃了麻辣香鍋,簡直太辣了。”

    聽著這倆人的對話,許大官人假裝沒聽見,莫雨桐卻是抿著嘴搖頭輕笑。

    勞累了一天,三位女神也是早早的就洗漱睡覺了,許大官人卻考慮著,其她兩人的情歌都給送了,那自己的小白白也不能一直拖著。

    豎日,許大官人直接睡到日上三竿才慢悠悠的起床,三位仙女早都已經離開。

    去村子里吃完早餐,許大官人來到工地項目部白冰的辦公室,看到白大總經理正在組織幾個領導開會,許大官人便乖巧的坐在角落里默默等待。

    看著臉上稚氣未退的白冰此刻一副嚴肅刻板的樣子,儼然女霸總的范,許如鵬想笑又沒敢笑,白老虎的脾氣許如鵬是知道的。

    一個不到十九歲的姑娘,現在卻讓她管理一個幾千萬的項目,確實是有些強人所難,不是沒有更合適的職業經理人,只是許如鵬想要白冰完全滲透進自己的生活,不想讓白冰覺得她就是一直無憂無慮的白天鵝。

    白冰從起初完全啥也不懂的小白,通過努力學習,虛心請教,終于在這個位置上有了一定的能力,雖然還未徹底化繭成蝶,但已經完全不再是那個一竅不通的丫頭了。

    會議結束,待其他項目高層都離開以后,白冰從冷面女霸總又變成了可愛的青春少女,“哥,你怎么來了?這么快就想我了,嘻嘻。”

    許如鵬抱著白冰坐在皮沙發上,溺愛的撫摸著白冰的的腦袋,今天中午我想帶你出去吃飯,我們兩個好久沒有單獨吃飯了。

    白冰本想拒絕,但看著許如鵬滿目的憐愛,只能笑著點頭說道:“嗯嗯,對啊,是好久沒單獨吃飯了,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話想對我說???”

    許如鵬輕輕敲了一下白冰的腦袋,“就你聰明!”

    “那是”,白冰撅著嘴巴傲嬌的說道。

    前后兩世,兩人的相處都是這樣的輕松愉悅,彼此都是對方內心最重要的那個人,這種感覺無人可以代替。

    晌午,許如鵬開著車拉著白冰來到了長安市北大街的一家音樂西餐廳。

    餐位許如鵬已經提前訂好了,一個靠著窗戶的絕佳位置,西餐雖然許如鵬不太喜歡,但是為了應景,那也是可以勉強忍受的。

    西餐廳和中餐廳最大的區別就是沒有了吵鬧和煙火氣,每張桌子上的食客們都是低聲敘說,其實許如鵬更喜歡中餐廳或者是燒烤攤上那種每一張桌子都是各種熱鬧爭吵的氣氛。

    白冰點了一道法式煎鵝肝,一道法式章魚球和兩份法式烤布蕾,不愧是大長安的姑娘的,倘若是前一世的許如鵬,根本就不知道這都是些啥菜。

    許大官人又加點了一瓶香檳,白冰看著許如鵬,著實好奇,今天實在是太奇怪了,許如鵬還從來沒有這么正式的單獨帶自己出來吃飯,而且還是吃的法餐。

    難道?他是想正式的向我求一次愛嗎?白冰內心小鹿亂撞,粉嫩白皙的臉蛋上嬌羞之色蔓延。

    菜還未上齊,許如鵬借口要去衛生間,起身后徑直走向了餐廳中央靠墻的舞臺,許大官人上午電話里已經提前給餐廳打過招呼,所以剛到舞臺,便有工作人員遞給了許如鵬一把吉他。

    許如鵬坐在舞臺麥克風前的高腳凳上,抱著吉他,溫柔的說道:“小白白,今天想給你唱一下我為你寫的歌,“我愿意”,這首歌代表了我對你最真誠的愛。”

    原本還在看窗外風景的白冰猛地轉過頭,美目里異彩連連,歌?他真的為我寫歌了,還要在這么多人面前給我唱,白冰覺得自從胡枚出現過后,許如鵬讓她受的委屈都煙消云散了。

    許如鵬又繼續說道:“不好意思,打擾到大家了。”

    看到有人竟然要對女孩唱歌表白,并且還是原創歌曲,底下的女生們那是各種羨慕,男生們則是有些不爽,“伙計,別墨跡了,唱起。”

    心里想的都是要是許如鵬唱的不好或者歌寫的很垃圾,那丟人的是他自己,真以為隨便瞎寫首歌就敢拉出來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唱?

    無論別人說什么,許如鵬已經聽不見了,他現在眼睛里只有白冰,這個讓他愛到靈魂深處的女人。

    吉他的聲音率先響起。

    思念是一種很玄的東西 如影隨形

    無聲又無息出沒在心底

    轉眼 吞沒我在寂默里

    我無力抗拒 特別是夜里

    想你到無法呼吸

    恨不能立即 朝你狂奔去

    大聲的告訴你

    ……

    在許如鵬干凈清澈的聲音,濃烈飽滿的情感,這一句歌詞都是感人肺腑的表白。

    白冰原本坐著的身體已經站了起來,眼睛里的淚水止不住的流下,嘴角微微翹起,許如鵬的這首歌真的唱到了她的心田,不止是許如鵬愿意她不顧一切,她為了許如鵬也可以。

    其她的女客們大部分都被感動的稀里嘩啦,眼睛里都是淚花涌動,男客門也是完全忘記了剛才要看許如鵬笑話的想法,一個個伸出大拇指,“牛逼!”

    我愿意為你 我愿意為你

    我愿意為你 被放逐天際

    只要你真心 拿愛與我回應

    什么都愿意 什么都愿意 為你

    ……

    曲終,許如鵬站在臺上笑著說道:“小白白,我愿一生一世與你共白頭,我愛你!”

    白冰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了,邁起長腿奔向了許如鵬,緊緊的擁抱,“許如鵬,我也愛你,此生此世,不離不棄。”

    原本安靜的西餐廳,爆發出了陣陣尖叫聲,喝彩聲。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97久久超碰国产精品最新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