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絲班長被扒內褲$狠狠的吻住花蒂

五千的白金會員以及一萬的鉆石會員。普通會員都需要帶上特定的面具,以方便各自會打擾到各自的生活。也可以說是誰也不認識誰,但也有可能在欲仙欲死的過程中,會摘下面具,這都是有可能的。”

  “我也聽說,哪里還會提供一些工具使用,只是我沒有加入。娘的,我都帶著錢去了,才知道只有結婚的人才能加入,真是操蛋。”

  小周說完,憤憤的罵起來了娘來。他長得并不難看,只是矮了一點,至今還是光棍一根。

  我笑了笑說道:“別急,等你以后結婚了,還是有機會加入的。”

  他“切”了一聲說道:“想了想吧,結婚前可以隨便浪。結婚之后,還是踏踏實實過日子好。不過,通過欲都這個地方,也有不少離婚,從而令外嫁人的。你打聽這個,是不是要加入???”

  我搖頭道:“肯定不是,我只是好奇罷了。再者說,我老婆那么的漂亮,豈是那些人能夠比擬的?”

  “鄙視你,竟然撒狗糧。”小周說著豎起來了一根中指。

  在我們有說有笑的時候,單位的一個女同事,從我們這里走了過去。還狠狠的瞪了我和小周一眼,我似乎還聽到了她說的一句“變態”。

  “佳佳,你去干嘛?”小周湊了過去,笑著問道。

  “變態。”彭佳佳撇了他一眼,便轉身離開了。

  看著吃了一鼻子灰的小周,我不俊有些想笑??伤麉s說道:“切,裝什么純潔小女孩?不過是一加入欲都的騷貨。”
 

 文學

  “小周,詆毀別人的話,千萬不要亂講。”我拉著他,有一句叫禍從口出。所以,有些話不該講的最好不要說的好。

  他卻毫不在乎的說道:“這個彭佳佳,我早就看她不順眼了。平時里,在公司裝的很清高,跟富貴人家的大小姐似的。其實她根本就是一個騷貨,那天我去欲都的時候,也看見她從里面出來了。”

  “按照你這么說,加入欲都的人絕對不在少數咯?”我問道。

  “你以為呢?像是我們這樣工作壓力比較大的人,有時候的確需要其他的生活方式。比如,玩別人的老婆,體驗一下那種出軌的快感。當然,這并不是真正的出軌。也有夫妻都喜歡這種方式的,有的還能夠繼續維持正常生活,嚴重的就像是我剛才說的直接離婚。”

  “看來這欲都并非是什么好地方啊。”我搖頭苦笑道。

  “不一樣,對于一些人來說,它就是一個銀亂地點。但對于加入的人來說,那簡直就是強間不犯法的娛樂場所,為所欲為就是最大的特點。”

  “要是搞出來人命的話,欲都內部的人員會直接將人送進警局。不過,這樣的情況近幾年沒有發生過。以前倒是有過,玩法有些重,搞死了人。”小周又拿出來了一根煙,繼續吧嗒吧嗒的抽著。

  “比如說,我今天去了,遇見一個不錯的女人。改天再去的時候,還能否遇見這個人。”我試探性的問道。

 

  “這個是有可能性的,欲都并不禁止內部人員之間的互動。如果彼此留下來聯系方式,那么他們完全可以自己聯系。但彼此也都需要贈送一件東西作為信物,就像是連連看一樣。女人拿著男人贈送的東西,男人拿著女人贈送的東西,彼此熟悉一看便知。”

  “因為彼此不知道對方長得什么樣子,所以就有人采用了這樣的辦法。大多都是以內衣為主,比如內褲啊,什么的。”小周說完這一句的時候,那根煙也已經抽完。

  可聽到了他的話,我心頭變得有些沉重。特別是在他說最后一句的時候,我都不敢相信,甚至都開始懷疑,我老婆難道也加入了?

  那天晚上打電話里的呻吟聲,后來再打過去許久未接的現象。她說她洗澡了,在我回到家的時候,她的確在家這一點只是能夠讓我懷疑而已。

  可接下來出現在廁所里的一套紫色內衣,還有昨晚收到的同款紫色內衣快遞。這又說明了什么?到底是宋思雨真的出軌了,還是這一切都是我的憑空猜想?

  這一天就這樣安然度過,特別是中午和小周的對話,讓我更加的知道了。其實有些人的內心,完全沒有表面看上去那般。

  晚上我將女兒接回到了家中,在看見媽媽沒有在家的時候,她就哭著要找媽媽。我也只能撒謊說,媽媽去給她掙錢了,她這才不淘氣。

  沒有辦法,有時候對于小孩子只能夠用善意的謊言來哄騙。我躺在床上,輕輕的哄著女兒,腦子里卻是在想著?,F在的老婆,是不是也在睡覺?

  女兒長得像宋思雨,但性格卻有點像我。再加上她現在才兩歲,也已經和同齡人不同,很懂事,很聽話。她剛出生的時候,腦袋很圓,很像是圓形的糖果。

  而我又姓唐,所以直接給她取名叫唐果。大名則叫唐佳怡。

  我也想著,如果當真的發現了宋思雨的出軌,離婚是在所難免的。那么女兒的撫養權,我也是勢在必得的。她那樣的女人,讓女兒跟著她,也是受罪。

  當然,這一切都是在找到她真實的出軌證據之后,如果沒有出軌的話,那就一切安好。

  到了第二天的時候,我沒有去工作,直接給一個經理打了一個電話說身體不舒服。最近這些事情,的確讓我有些連工作的心態都沒了。

  來到了我父母這里,女兒果果在看見我的時候,就一個勁的說著要去看大馬戲,去游樂場。我也就帶著她去了,也可以讓自己好好的放松放松。

  看完了大馬戲之后,就帶著她來到了游樂場里。這個游樂場曾經也是我和宋思雨來過的地方,來到這里時,以前的回憶也都不斷的接踵而來。

  過去只能是過去,回憶也只能是回憶。我隱約的感覺,這一切都已經變了,變了質的感情,不會再回到從前。

  木馬,轉轉杯。我和果果倆人,玩的很是開心。那些不開心的東西,也都被我拋在了腦后。就算將來真的會有什么,但最起碼還有果果在我的身邊,想到這個,我就有些欣慰了。

  我抱著她,買了一個彩色的棉花糖,她兩只手拿著,嘴巴直接就咬了上去??赡樕系教幎际敲藁ㄌ?,拿出來紙給她擦了擦。

  看著她開心的樣子,我也露出來了笑容。

  “果果,你喜歡爸爸?還是喜歡媽媽?”我抱著她,笑著問道。

  “都喜歡啊。”果果很可愛,眨動著雙眼,看著我。

  “更喜歡誰?”

  對于孩子來說,這樣的問題很多人都會問,但不是那個孩子父母會問的。親戚、鄰居問起來,這樣的問題只是在逗孩子笑罷了。我更想要聽見她回答的,是跟著我。

  “媽媽。”

  聽到了她的回答,我無奈的笑了笑??赡芎⒆佣紝寢尡容^順從,畢竟孩子都是母親懷胎十月,所以對媽的感情會更加深。

  “媽媽。”

  我沒有再問她,可她還是又說了一句,在我看下她的時候。卻看見她看著我的身后,心想“難道她看見了宋思雨?”

  不可能,宋思雨現在在北京,怎么會出現這里?

  帶著疑惑,我轉身看去。只看見一個很像是宋思雨背影的人,瞬間消失在了人海里。

  我想要去辨認,可黑壓壓的人群,我根本過不去,也追不上她。再者,我懷里還抱著果果,只能退了出來。

  “你真的看清楚了,是媽媽?”我看著果果問道。都說童言無忌,孩子都不會騙人的。

  “媽媽,是媽媽。”果果點點頭,肯定的回答。

  我急忙拿起來手機,給宋思雨打過去了電話,我想要問清楚。不是去了北京嗎?為什么會出現在宛城的游樂場里?

  電話并沒有接通,我越發的感覺,宋思雨又欺騙了我。

  到了傍晚,我和果果回到了家。吃完飯,我就哄她睡覺了,我親親的低下頭在她的頭上親了一下。

  “嗡嗡。”

  看著宋思雨打過來的電話,我真的有些不想接??蛇€是按下了接聽鍵,我倒是想要看看她到底會怎么跟我解釋。

  我總感覺自己身處在一個謊言之中,在自己基本是可以確認的時候,卻一次次的又被謊言蒙騙了過去。到底是自己太蠢,還是宋思雨真的太心思縝密,做的滴水不漏?

  就算滴水不漏,快遞里的內衣,以及這一次在游樂場出現的她。相比也沒有什么,可以爭執的吧?

  “喂,老公,有沒有想我?現在隔了幾百里,晚上有沒有寂寞?”

  電話那邊傳來了宋思雨的聲音,可此時我卻是聽的十分的刺耳。

  “當然有。”我笑了笑,只是笑的很牽強。沒有開視頻的情況下,她是聽不出來的。

  “你現在在哪兒?”沒有等到她說話,我便問她。

  “我在北京呀?我今天玩了一整天,也吃了不少的好東西?;厝ヒ步o你帶點特產,讓你嘗嘗這里的味道。”宋思雨笑著,似乎真的玩的很開心。

  “哦,你現在在酒店里了吧?一會兒給我微信發一個位置過來。”我說道。

  “怎么了?難道你懷疑我?”聽到了我的問話,宋思雨的語氣明顯變了變。

  “怎么會呢?你想多了老婆。我只是看看,你住的哪家酒店,怎么樣。”我笑著回道。

  “好,等一下。”宋思雨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掛斷電話后,我緊緊的捏著手機?,F在就是想要看看,宋思雨還想要騙我到什么時候。并非是我不相信她,是這一件件事情的發生,已經無法再次相信她的話。

  說著去北京,可為什么會突然出現在了游樂場內?要是說我看錯的話,也許會有可能。但是對于孩子來說,他們對于母親十分的敏感,一定不會認錯的。

  我也等著,看著宋思雨會怎么辦。

  只是不長,手機微信響了一下。我打開一看,卻看見正是置頂的宋思雨給我發過來的消息。點開之后,看見是給我發送的位置。

  “北京市東城區……華都酒店。”

  正在我愣神,為什么她發送的位置會是北京的時候。宋思雨又發過來了一段文字,寫到:“這回你應該相信我了吧?”

  我快速的回復“相信,相信。”可腦子里卻是在想,怎么會這樣?不應該啊。難道游樂場的那個人,真是不會是她?

  宋思雨為了讓我更加的相信她,還給房間卡拍照給我發了過來。房卡上都有酒店的地址以及電話,上面也正是寫著是北京市。

  我有些慌神,正準備道歉,宋思雨直接打過來了電話。

  “唐家豪,我沒有想到。我只是出來玩幾天,你竟然就這么懷疑我?”宋思雨的語氣很明顯有些不平靜,當然,換成誰這么被誤會,也會生氣。

  我急忙說道:“你別生氣老婆,我今天在游樂場見到了一個人,和你很像是。就連果果都看見了,她還不斷的叫媽媽。”

  “那個人是我嗎?你過去問了嗎?”宋思雨語氣緩和了一些,但還在生氣。

  “沒有,人太多,我沒有過去。正因為我無法分辨,所以這才問你的啊。”我解釋道:“難道我看見了,當做沒有看見嗎?亦或者說什么都不提?那這件事,就會在我的心里一直存留下去,也會有影響的不是嗎?”

  “原來是這樣啊,既然說開,誤會也就沒有了。果果呢?睡了沒?”

  “已經睡下了,你也玩了一天了很累了,早點休息吧。”我很想提一下快遞內衣的事情,可想了想之后,還是沒有說出來。她可能完全有其他的借口,來解釋這件事,說了也等于是白說。

  可躺在床上我,輾轉反側,怎么都無法安然的入眠。腦子里,不斷的浮現出來游樂場出現的那道身影。的確是太像宋思雨了,每次在接近真相的時候,她總是能夠完美的解釋過去。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97久久超碰国产精品最新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