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書館手指探…不要H!學長~這里會有人的

 “行,注意安全就好。盡管是大城市,也一定要謹防一些,錢包手機什么的要帶好。對了,你還有錢嗎?用不用給你一些?”

  “不用,錢都是由戶主出的。”聽到了我的允許,宋思雨很是開心,用嘴服侍著我。

  而我也享受著這一切,想著要和妻子闊別七日,我的確有些戀戀不舍。畢竟從結婚到現在,我們從來都沒有分隔開這么長時間過。

  其實我不太同意她去外工作的,而且做的還是一個保姆的職業。我的工作足以養活全家,只是對于還房貸這件事,倒是有些壓力。也本想著,勤儉一點的話,今年就有可能全部還清了。

  宋思雨主要去工作的原因,便是因為如此。女兒有她父母那邊照看,所以她也就去工作了。工資雖然沒有我的高,但一個月也有兩千多,沒有時間限制,相對來說自由一點。

  宋思雨的戶主我并沒有見過面,就是她具體在哪里工作,我也只是知道一個大概的位置。貌似是一個很有錢的商人,或者是大老板之類的。

  除了五險一金之外,一個月也有四天的假期,對于我老婆來說,的確是一個不錯的差事了。

  第二天,我幫著她一起收拾了一下行李。把她送下樓,乘坐上出租車,叮囑她要小心,也讓她在上車和到北京的時候,給我發條消息。

  而我也在準備出去的身后,卻突然想起來她昨天說的,那套內衣是她表妹的。

  我決定去洗手間看看,她表妹我見過幾次,胸圍沒有我老婆的大。要證明是不是她的,只要看尺碼就能夠知道。我并不是懷疑我她,只是覺得這些事情太過于湊巧了。就算是巧合,也不可能這么巧合吧?
 

 文學

  不弄明白這件事,總覺得自己的心里不踏實,也沒有底。畢竟我有些太過于平凡,宋思雨著實是一個美人。

  來到了洗手間之后,那套內衣卻不翼而飛了。整個家里,只有我和我老婆倆人,那么剩下的可能性就是她給拿走了。要是她不動的話,可能我也不會懷疑,可現在我越發的感覺自己真的是處在了撒謊之中。

  我隨意的整理了一下,鍋碗瓢盆刷干凈,也直接去公司了。渾渾噩噩的度過了一天之后,我就回到了家中,順便給我媽打了一個電話。告訴她,思雨出差了,讓琪琪在哪兒多住幾天。

  琪琪乖巧聰明,我父母都很樂意幫忙照看,叮囑了我幾句天冷了多添衣之后,就掛斷了電話。

  回到小區門口的身后,電話響了起來,是一個陌生的號碼。接了電話才知道,原來是送快遞的,可想來我也沒有買東西???

  東西是一個長方體禮盒,比鞋盒還要大很多。我抱著禮盒上了樓,走進家里之后,就連忙拆開了禮盒。

  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里面竟然裝著是和昨晚我見到那一套一模一樣的內衣。紫色的蕾絲邊胸罩以及紫色的丁字褲,而在這里面,還有一張匿名卡片。

  卡片上寫到:依舊是你喜歡的同款哦!親愛的雨。后面還有一個笑臉的表情,可在我看來確實很厭惡和生氣。

  快遞上并沒有寫著誰郵寄的,所以寄件人無人查詢。但收件人,卻是明擺著送到了家門口,還是給宋思雨的。

  一開始我的確很相信她不會出軌,可現在越是越發的讓我覺得,她已經出軌了。要不然,這快遞過來的內衣,又是怎么回事?

  我掏出來手機,就要給宋思雨打過去電話,可我又急忙停下了。

  “不行,這件事在電話里是無法說清楚的,整不好我們倆人還會吵架。真的吵起來的話,她很有可能會做出來其他的事情,所以只有等她回來之后再問。”我告訴自己,不要想太多,可依舊是不由的再想。

  想著自己的老婆,身穿著這一身紫色的內衣,或者躺在床上、或者趴在床上,和其他的男人的畫面。

  光是一套內衣,真的不能夠說明什么,可是兩套呢?還有卡片上的字,很明顯是一個男人郵寄的,也從“依舊”這兩個字可以看出,這不是第一次了。

  “宋思雨啊宋思雨,你到底想要瞞到我多久?”我將禮盒收好,直接放在了臥室的床底下,現在就要等待著她回來,看她到底會怎么說。

  洗了個熱水澡,穿著睡衣坐在沙發上。拿著手機,不斷的搜索著關于出軌的消息??赐曛?,我才知道原來出軌在現在,根本就不算什么新鮮事。要是那個明顯出軌,這倒是有的一談,但要是平頭百姓,誰會關注你?

 

  我正玩著手機,就聽見隔壁傳來了按門鈴的聲音。再打開房門的時候,卻看見鄰居姚亞琳站在門口。

  姚亞琳是我的鄰居,也認識一年多了。她是后居住過來的,也是結過婚的,但是兩口子經常吵架。有時候,她的老公也會打她。

  在我看見她臉上出現的幾道傷痕,還有很明顯的巴掌印記時,我也只能深表同情了。但我更為疑惑,都這樣了,竟然還能夠繼續堅持下去,維護著這已經破裂的家庭。

  畢竟一個完成的家是需要兩個人共同維持的,光是一個人的努力,是根本不行的。

  “那個,豪哥我家的水龍頭壞了,能不能幫我檢修一下?”姚亞琳站在門口,低著頭,生怕我看見她臉上的傷痕。

  我點了點頭,說可以。就跟著她來到了她的家里,家里有些凌亂,衛生紙什么的扔的到處都是。在我進門后,姚亞琳就急忙說道:“家里有些亂,不要介意。”

  “不會的。”我說道,隨后跟著她來到了衛生間里??戳丝辞闆r后,才發現水龍頭的閥門已經壞掉了,正在滋滋的噴水。

  “你加油備用的水龍頭嗎?這個已經懷了。”我剛走過去,就被噴了一身的水。隨后用手急忙堵住,不讓它繼續往外噴水。

  姚亞琳說道:“有,我去找找。”

  她說完就離開了,我看著衛生間,都比客廳里干凈。姚亞琳是一個不錯的女孩,可惜嫁錯了。整天不是打就是吵架,幾乎整個樓層都知道這件事。

  幾分鐘的時間,姚亞琳拿著一個新的水龍頭走了過來。我接過來后,看著她臉上問道:“你臉上的傷,又是你老公干的?”

  她沒有說話,我知道這也代表是默認了。

  “其實你應該找一個更好的人嫁了的,完全沒有必要在那種混蛋的身上浪費時間。更何況,按照你的姿色,在找一個完全沒有問題的。”說來也是無聊,我也知道這樣的話對于她,根本就沒有任何的作用。

  “算我多嘴問一句,你為什么不肯和他離婚?”我一邊安裝新的水龍頭,一邊看著她問道。

  姚亞琳輕輕的咬著嘴唇,雙手不斷的玩弄著衣角,像極了犯了錯的小女孩。

  “不想回答也沒有關系。”看著她有難處,我也不想繼續問下去。退一步講,這是人家的家事,和我有什么關系呢?再者說,人家也是有結婚證的合法夫妻,勸和不勸分,我剛剛的那一番話,著實有些不不妥當。

  安裝好水龍頭,姚亞琳拿著毛巾給了我。我一邊擦,一邊道歉的說道:“你也別在意,剛剛的那一番話,我只是出于納悶。其實不光是我,很多人都知道你的事情,也都希望你能夠找一個好的人家。只是礙于這是你們的事情,我們作為外人不好插嘴。”

  姚亞琳聽完我的話后,只是說了一句謝謝。

  隨后給我倒來了一杯溫水,我拿過來酒杯,看著她問道:“我問你一個問題,不是關于你們的事情。”

  她閃動著雙眸看了看我,又點了點頭。

  “你說,如果一個女人一直都不喜歡一種顏色,而突然有一天他喜歡了。這能夠說明什么問題?”我很是認真的問道。

  畢竟有些問題和事情,站在男人的角度和女人的角度看出來的問題答案也是不同的。再怎么說,姚亞琳也是一個女人,所以對于女人的一些方面,她可能會比我更加的了解。

  “如果按照你的說的話,那么一定是發生了事情,讓她喜歡上了。”姚亞琳想了想之后,開口說道。

  “比如說呢?”我接著問道。

  “比如說,一個女孩不喜歡紫色,就像是一些內衣??赏蝗挥幸惶焖矚g上了這款顏色,最大的可能性會是,因為男人。”

  “因為男人?”我有些詫異,便問道:“這是什么意思?”

  “有些女人喜歡尋求刺激感,不管是游戲的刺激感或者是恐怖的刺激感,甚至是包括男女之間的那種刺激感。如果男人在這個時候,提出來你穿著紫色的內衣會更加的性感的話,那么女人很有可能就會接受。一來二去,對于不喜歡的顏色也就會慢慢的習慣了。”姚亞琳解釋道。

  聽著她說的話,現在的我更加的懷疑我老婆是出軌了。我從來都沒有強迫過她,做她不喜歡的事情。因為我知道她很討厭紫色,所以也從來都沒有提過這樣的要求,既然不是我的話,那一定就是另有他人。

  可是我不知道這個人是誰,要不然就是掘地三尺也會將這個人找出來,讓他再無生育能力。

  “你老公呢?”我看了看房間,從一進門就沒有看見她的老公,于是我便問道。

  “去喝酒了吧,要么就是去欲……”

  姚亞琳的話戛然而止,似乎是說了什么不應該說的話,在話停止的那一刻。她看向了我,而我也正看著她。

  “欲什么?”我很好奇,想要她繼續說下去。

  “欲都。”

  “那是什么地方?”我在宛城也有些年頭了,不管是KTV、酒吧、賭場亦或者是舞廳等娛樂場所,我從來都沒有聽說過這個名字。

  可我眼前的一個經常很少出門的姚亞琳,卻是知道這個地方。

  “是一個成人娛樂場所之地。”

  “具體點。”我說道。

  “我知道的也不多,只是知道,加入欲都需要交納五百的會員費用。這樣一來,就可以在里面隨便玩了。如果是女人的話,會提供男人隨便挑選。要是男人的話,則會提供各色各樣的女人隨便玩。哪里的包房都是免費的,甚至都可以滿足一些人的后宮欲望。”

  我皺了皺眉頭,完全沒有想到在宛城竟然還要這么一個地方。

  “這么說來,你的老公竟然出入那樣的場所咯?”我看著她問道。

  姚亞琳覺得有些羞澀,但還是點頭回答了我。

  “你能夠接收你老公這樣為所欲為?”我很納悶,要是設身處地的想一想的話。我絕對沒有那樣的胸懷,讓自己的老公在外面胡搞亂搞。

  “這件事不是我能夠左右的,我根本就管不住她。對于我的打罵,也經常是喝酒之后的發泄,甚至是帶朋友來,想要一起對我那個。”

  姚亞琳說著,雙眼變得慢慢的紅了起來。

  聽著她說的,我的拳頭都緊緊的握在了一起。這還是人嗎?這是一個男人應該做的事情嗎?竟然帶著其他的人,來共用自己的老婆?拿女人當做了什么?

  憤怒歸憤怒,但這件事我也只是一個旁外人,作為旁外人只是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

  “他真能夠說得出口,簡直就是變態。”我直接罵了出來。

  感覺自己的胸口堵著一口氣,不罵出來不爽快。

  “他說很喜歡那樣的感覺,但我死活都不答應,所以也對我經常動手。我也只能夠忍,你剛剛也問了,我為什么不離婚。因為我不敢,要是我離婚的話,他就用父母的命威脅我,我還是得回來。”姚亞琳直接哭了出來,似乎隱藏在自己內心深處多年的心里話,都講了出來。

  我拿著紙巾遞給了她,安慰道:“你怎么不帶著你父母離開這里?去哪兒都比在這里強吧?”

  “我的父母老了,我爸還有哮喘,天氣也越來越冷。我不忍心他們四處奔波,所以也只能強忍著在這里。”那一晚,姚亞琳跟我講了很多的事情。

  也的確是有哭也有笑,她家就這么一個女兒,還找了一個這么不正經的女婿。也的確是她們的不幸,但又沒有絲毫的辦法,可能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命運吧。

  “我還真的很羨慕你,有那么漂亮的妻子,又有那么乖巧可愛的女兒。你們一家子,真的好讓人羨慕啊。”姚亞琳笑著對我說道。

  我苦笑了一下,她是真的不知道我們家現在的情況,不然的話,肯定不會再繼續羨慕下去了。

  又多聊了幾句之后,我方才離開,離開時已經是晚上十點多。在這段時間內,宋思雨沒有和我聊一句消息,也沒有給我打過一個電話。

  我也懶得去多想,明天還得工作,也就躺在床上睡著了。

  第二天來到了公司,偶然經過小周桌前的時候,卻聽見他說了一句欲都。在中午吃飯的時候,我故意的走過去問道:“小周,欲都是什么?”

  “噓。”聽到了我的問話,小周像是做賊似的,四處看了看。隨后來著我來到了無人的樓道口,他看著我反道:“你也知道欲都?”

  我點了點頭回答:“一點點,你知道多少?”

  小周點了一根煙,也遞給了我一根,我拿過來點燃。一邊抽著煙,一邊聽他說道。

  “欲都可以說是這個城市最大的‘性’中心,只要加入之后,就可以在里面為所欲為。但這個為所欲為,僅限于做那種事情。一男多女,一女多男,這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小周深深的吸了一口煙,繼續說道:“加入的會員的條件只有一個,那就是結婚之后的人。有少婦,也有四五十的婦女。有像我們一樣的年輕人,也有四五十的中年人。他們的這個地方,就是為了婚外無刺激,從而創立的這么一個,地方吧。”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97久久超碰国产精品最新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